林四月南宫错大结局-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2 18:49:55    作者:慕言    来源:WXB

小说简介: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免费阅读,林四月南宫错全文结局是什么?林四月南宫错小说名字叫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是由作者慕言倾情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小说。 隐忧禁地想着想着,林倾雪忍不住暗笑。郑子俊,你应该万万没有想到我...

林四月南宫错大结局-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免费阅读

《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第5章 重生四月

逼近郑子俊,林倾雪的眼神渐渐变得凌厉。皇上可以下手毒死自己的父皇,可以灭了为你出生入死的林家满门,那么杀一个小小的林倾雪又算得了什么呢。

闭嘴!郑子俊已经暴怒。

见他生气,林倾雪倒是笑了。这就龙颜大怒了,我还没说完呢。说着,林倾雪拿出了那把梳子,这,是小桃的梳子,就是那个被你赐死的小丫头。郑子俊,小桃才十六岁啊!她还想要穿上嫁衣风风光光的出嫁,她还想有一个孩子可以唤她一声娘亲。可是她再也没有可能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不配当这个皇帝,你不配!一瞬间便到了他面前,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林倾雪的眼瞪得老大,眼神冷漠。

手上缓缓用力,林倾雪已做好了同归于尽的打算。

雪儿,雪儿。郑子俊突然唤了两声,一如当初。

耳边一直听到他柔声唤自己的名字,他的笑声那么爽朗。林倾雪晃了神,眼神瞬间涣散。

啊!剑刺入心口,声音毫无预兆的溢出。低头,看看没入心口的剑,再抬头,对上郑子俊的眼,林倾雪突然笑了,笑的那般凄厉绝望。

郑子俊,这一剑就当我还你这些年的养育之恩。从此以后,你我,势不两立。说罢,林倾雪飞身上前,任长剑刺穿了自己的心,忍住这撕心裂肺的痛,林倾雪咬牙。在座诸位见证,今日郑子俊对我所做的一切,他日,我必千倍万倍的讨回。

鲜红的血从嘴角慢慢流下,一滴一滴落在龙袍上,像极了一朵带血开放的桃花。

如今心已死,林倾雪真的离开了!缓缓闭上眼,眼前浮现那满片桃花被大火吞噬的场景,这原本该是飞花满天美不胜收的三月,最后却是被一片血红尽染。

合上眼,依稀,看到了南宫错的模样,南宫错,对你的承诺,我必会做到!

刺骨的寒意袭来,夹着一丝丝药香,林倾雪只觉得浑身像是散架了,整个人痛得很。

姑娘,醒醒。不知道是谁摇着自己喊道。

缓缓睁开眼睛,却不想眼前的一番景象竟像极了小时候自己的家,林倾雪不禁揉了揉眼睛。再看看床边的女子,眉宇间竟隐隐透着灵气。你是谁?这里是哪里?问着,林倾雪缓缓坐起身小心翼翼下了床。

这房间很大却很简单,只有一床一桌一凳,还有就是那一壶水和几只精致的小杯。窗开着,外面是一片宁静祥和的景象。

各色各样的花草五彩缤纷,清脆的鸟鸣自成一曲,俨然一世外桃源,林倾雪不禁出了神。

你怎么了?莫不是劫后重生伤了心智。女子说着阖上了窗,扶着林倾雪回到了床上。听谷主说你叫四月,四月啊,你可要好好休养,不然我可会被训呢。

不安的望着这个女子,林倾雪着实是有太多事情想不清楚了。你刚刚唤的是四月,四月是谁?她和我有什么关系?转头,刚好望见不远处的铜镜,自己的容颜未改啊。

女子有些意外的看着林倾雪,难道是失忆了?自言自语的说着伸手探了探林倾雪的额头,你名叫林四月,是南越林家的庶出女儿。听谷主说那一日他刚好路过,见你身患重病被家里赶出来险些冻死街头,就把你带回来了。

南越?林倾雪愣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看着这里的一切,林倾雪不自觉的后退。

似乎也察觉到了林倾雪的提防,女子递过一碗药便在床畔坐下。此处为隐忧谷,姑娘是谷主救回来的贵客,大可安心在此修养,这里没人敢伤你。

隐忧谷!竟是向来为外人忌惮的隐忧谷。林倾雪这下更是吓到了。不只是因为自己本该被沐南哥哥救走却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地方成了另一个人,更因为隐忧谷三个字。

这隐忧谷向来隐秘,无人知其到底在何处,也没人知其有多大势力,只知道这普天之下没有隐忧谷办不成的事也没有隐忧谷杀不了的人。而这隐忧谷主更是神秘莫测,只道是年轻公子,医术过人武功盖世而且极擅长用毒。

姑娘不会是骗我吧?林倾雪试探着问,毕竟是隐忧谷,那个只杀人不救人的隐忧谷。

女子正欲回答,房门却被一记强风吹开,林倾雪转头,就见一蓝衣男子持一碗药翩翩而来。就像是仙人落入凡尘一般,他的衣衫随风飞舞着,却是一尘不染。

隐忧。女子恭恭敬敬的行了礼,会意的退了下去。

林倾雪安静的呆着,眼神不慌不乱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男子,他看着也就二十出头,似乎是比自己还要年少,白净的脸被湛蓝的外袍和漆黑的眸子衬的更显得有些惨白,可奇怪的是他看似温文儒雅的气质下竟散发着强大的杀气,让人压抑。

只见他步步走来,林倾雪不着痕迹的后退,却被他抓住了手腕,想要挣脱却已动弹不得。

半晌,他松开手,还好,恢复的不错。他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你真的是隐忧谷主?林倾雪忍不住再一次确认。

男子不理,只自顾自舀起一勺药递到林倾雪面前,那专心致志喂药的样子让林倾雪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个数次救起自己的南宫错。林倾雪不知道自己突然的想起意味着什么,只知道心底有一种异样的情愫慢慢萌芽。

此刻的他离自己很近,林倾雪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他虽然浑身透着寒气不可接近,可不知为何自己的心却很平静,似乎已经相信了他。

望向他的眼睛,似乎是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在召唤自己,林倾雪生平头一回这么听话的喝药。

喝完了药,男子将碗放下,端正了姿势看着眼前的女子。

可还喜欢这里?原本该是温柔的关怀,但经他一问竟多了一丝寒意。

林倾雪不知道这是偶然还是其他,只觉得这一切竟格外的熟悉。点点头,林倾雪抬眼,见他正望着自己,眼神复杂莫测。

喜欢就好。说罢,男子起身要走。

等一下。你,到底是谁?又为何救我?林倾雪伸手去拉,拽住了男子的衣袖,他身形一顿,停下了脚步。

偷偷看他,他似乎并不生气,林倾雪便大着胆子走近两步却在要碰触到他的时候硬生生被一股真气逼停了脚步。

隐忧谷主。男子抽回衣袖,留下简单的四个字,飞身离去。

呆呆站住,林倾雪好奇望着男子离去的背影。他分明是陌生人,但是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或许是因为他的一举一动,或许是他身上的淡淡香气。

林小姐,热水已经放好,可以洗漱了。不知道何时,自己的身边站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大约是她像小桃,林倾雪不自觉的放下了警惕,跟着小丫头去洗漱。

泡在热水里,整个人似乎放松了不少,可是思绪却越发理不清楚了。自己分明是在大殿之上被郑子俊一剑穿心而死,可如今竟好端端的在这里。自己分明是北越的人却硬生生又被说成是从南越就回来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头有些疼,林倾雪抬手去揉,却意外发现,自己手臂上的伤痕没有了。再仔细检查,全身的伤痕就是那一剑都未留下痕迹,甚至连胎记都不一样了。

难道自己被脱胎换骨了?还是重生了!像是被雷劈中,林倾雪立刻穿好衣服,慌张的跑了出去,这件事一定要问清楚,这太可怕了。

小姐,您去哪里啊。小丫头本来在打盹,突然见小姐跑出去,吓得立刻清醒跟了上去却还是跟丢了。

话说林倾雪,人生地不熟的在隐忧谷里乱跑。越走越觉得晕,身子似乎是越发的不好了,而且这个隐忧谷为何像极了一个迷宫呢。

拼命喊了半天,嗓子都痛了也没人搭理,林倾雪丧气的坐在湖边。刚刚着急出来都没有穿鞋,脏兮兮的脚丫垂在水里,无趣的晃动着。

夜深,出来作甚。寒气逼人的声音都身后传来,林倾雪一个机灵的站起来却险些跌入湖里,好在被及时拉住。惊魂未定,身上却不知何时多了一件外套。

谢谢。林倾雪糯糯的说。低头盯着自己的脚,林倾雪惊讶的发现,曾经那个叱咤沙场的自己如今竟然不敢看一个男人。

早些回去休息。冷冷丢下一句,隐忧谷主转身便要走。

猛然想起自己跑出来要问的事情,谷主。上前一步林倾雪着急的喊道,谷主,我身上的伤痕和胎记都是你去掉的吗?

深邃的目光望进林倾雪的眼里,男人似乎也有些意外。

一个踉跄,林倾雪一不小心踩在了身后的石头上,痛的坐在了地上。这不是在做梦,那么自己真的重生了,而且还重生在了南越的林家,名唤林四月。

《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第6章 隐忧禁地

想着想着,林倾雪忍不住暗笑。郑子俊,你应该万万没有想到我林倾雪竟命不该绝,置之死地而后生吧。既然命中注定自己不该就这样死去,那么当初自己留下的血泪就该让那无情无义的男人十倍奉还,如此才不枉重生。

你干什么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蹲了下来,这会正握着自己的脚,林倾雪惊得下意识的便出了掌,却发现一点用处都没有,才想起来自己重生了,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武功盖世的林家女将了。

你身子尚未痊愈,日后少出来走动。一手撕下自己衣角,一手抓住林倾雪乱动的脚,轻柔的包扎。即使要出来,也记得穿鞋。轻声叹,隐忧谷主倾身抱起了林倾雪。

被陌生男子抱在怀里,林倾雪不自觉的开始挣扎。可奇怪的是,这般近的看着他的脸,自己竟觉得越来越熟悉。看着看着,手脚都软了下来,就连眼皮也沉了。眼前的脸变得模糊,林倾雪只记得有人替自己盖了杯子,暖暖的。

自那天起,这神秘兮兮的隐忧谷主竟是日日来诊脉,有时候会陪着一同散步,只是很少开口说话。而且他每日都是一身蓝衫面无表情。时候一长,林倾雪惊讶的发现,对于蓝色,自己有了一种特殊的感觉,好像一见到就会莫名的安心下来,虽然他是隐忧谷主。

对于隐忧谷,林倾雪心里很好奇但也没有多问,自顾自的养伤,毕竟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不过,后来在隐忧谷的时间久了,对这里的事情自然而然的也就知道了不少。

原来这里真的是隐忧谷,之前照顾自己的小姐便是前谷主之女辛逸,她原是要嫁给谷主,只是谷主迟迟不娶,所以大家唤她辛小姐。而亲力亲为照顾自己的男子真是从不露面的谷主,至于姓甚名谁是没有人知道的,大家都唤其谷主,就连辛小姐也只是唤其隐忧。

小姐,过两日就是春节了,谷里近来好热闹啊。小丫头从外面进来,拿着一身新衣,这是谷主吩咐的,您赶紧试试合不合身。

林倾雪随意的看了一眼,这衣服是同谷主十分相似的蓝色,看着澄澈的很。

春节是该热闹些,只可惜,没有了家人,这春节也就没了意思。所谓的佳节说到底还不都只是一家团聚的好日子,如今林家只剩下自己一个,何来团圆。

小姐,这可是我们隐忧谷第一次过春节,以前,从没有这样置办过。大家都说,是小姐您的功劳呢。小丫头殷勤的将衣服展开给林倾雪穿上,谷主果然在意小姐,这身衣服做的是正合适,真好看。

林倾雪慢慢走到铜镜前,细细的看了看。这身衣服确实很好看,估计也贵重,只是却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毕竟,这世上没有无端的不求回报的好,尤其是对于隐忧谷主来说。对一个林家庶女过分的照顾只能说明他另有所图。

林小姐。辛逸推门进来,一眼就望见了那件刺眼的衣服,敛了神色,辛逸笑了,这身衣服可真是适合你,我还以为这世上隐忧穿蓝色最好看,没想到,你更好看。

遣退了丫鬟,林倾雪客气的倒了一杯茶。辛小姐有话大可直说,拐弯抹角的,太累。

辛逸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直接,转念一想倒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既然林小姐这般直爽,我也就开门见山的说吧。隐忧谷规矩向来是只杀人不救人,这一点你该清楚。至于救你,隐忧有他自己的打算。是因为对某人的亏欠,也是因为你的利用价值。

我清楚,隐忧谷没有必要做亏本生意。这一点,林倾雪从一开始就知道,所以呢?

所以,你不问我这桩交易到底是什么吗?辛逸试图从林倾雪的脸上看到一丝波澜,却奇怪的发现,她似乎很平静。

林倾雪摇头,嘴角却噙着一抹笑意。就算我不问,辛小姐还是会说的,不是吗。

被林倾雪猜中,辛逸忍不住自嘲的笑了,没想到自己在隐忧身边这么多年却依旧没学到一分,反而这个女人,似乎更适合和隐忧在一起。

带你去一个地方,去了你就知道了。说完,辛逸起身往外走。

跟着她上了山,穿过一片林子,整个人突然被暖气笼罩。擦擦汗,叶陌颜细细看了看周围。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如此荒芜?

看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林四月,辛逸摇了摇头,这里是隐忧谷的禁地,不允许任何人接近,自然是荒凉了些。可是,这里也是谷主最喜欢的地方。因为,这里住着他最爱的女人。

触动机关,大门打开,里面的景象慢慢变得清晰。

幽深的山洞透着一丝阴森,穿过狭长的过道,眼前是一派春暖花开的模样,奇花异草簇拥着一棵枝繁叶茂的巨大桃树。

不由自主的靠近,那桃树下赫然放着一口冰棺,而冰棺里躺着的,正是自己!双眸紧闭,神色安详,大红的凤袍上用金线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衬的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惨白。

自己的模样依旧如故,当时的不甘涌上心头,林倾雪一个趔趄,失神的跌坐在了地上。

这位就是你的同胞姐姐,北越皇后林倾雪。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辛逸咬了咬牙。就是她抢走了无忧的心,也是因为她,谷主才会救你。

从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妹妹,更不知道隐忧谷主喜欢自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一切都像是别人的事情,林倾雪如何接受。

我的话你不是听明白了吗,为何装不懂。林四月,就是因为你像林倾雪,谷主才会救你。他要的不过是利用你来弥补他对林倾雪的歉疚,顺便,让你帮林倾雪报仇而已。

越听越糊涂,林倾雪觉得自己的心口压抑的无法呼吸了。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隐忧谷主,他却深爱着自己,这样还不够,他还觉得歉疚,他到底是谁,他又做了什么!

当初,林倾雪在大殿之上被杀,经太医院所有太医抢救无效确定殁了才被封入棺椁,停放在皇后殿。可是次日,谷主分明说的是去救回林倾雪,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她真的一命归西。看她一脸想不明白的样子,辛逸便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林小姐仔细想想,若不是对于这件事背后不为人知的真相知道几分,谷主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到次日才入宫救人。见林倾雪脸色不好,辛逸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嘴角不禁弯了。

回到房间,林倾雪一个人坐在窗沿上,思忖着。若真的像是辛逸所说,那么谷主在宫里有眼线,而且极有可能,他跟这件事也脱不了干系。辛逸很有可能是因为爱着谷主而嫉妒,但这绝不像是她胡编乱造的。

小丫头,谷主人呢?从窗台上跳下,林倾雪换下了那件衣服。

谷主这会应该在华庭。帮林倾雪打理衣服,小丫头有些担忧的看着脸色不好的林倾雪,小姐没事吧。

华庭,恍惚间想起,自己的耳畔,曾经有个人也说过,以后要为自己建一座园子,就叫华庭,灼灼其华,亭亭玉立。丫头,陪我出去走走吧。心里郁闷,出去走走也是好的。这隐忧谷里向来温润,四季如春,所以繁花不尽,很适合散心。

看林倾雪的样子,丫鬟似乎有些不放心,谷主吩咐,他在华庭时,谁都不要去打扰。我就走走,不去华庭,你别怕。牵着她往外走,林倾雪意外发现有些地方却格外的冷些,悄悄打量了一眼,那里好像是别有洞天。

这里为何这般寒冷?林倾雪伫足问道。

这里是谷主闭关的地方,用千年玄冰锻造,自然是冷些。此处不可靠近,否则会伤及自己,小姐切记。小丫头嘱咐。

不过说来也奇怪,大多数人都是不让做的事情却更想做,林倾雪也是如此。

趁着丫鬟不注意,林倾雪直接跑进了山洞,果然寒气逼人,林倾雪立刻后悔,瑟瑟发抖的转身想要离开这里,却发现,身后的石门已经关闭。

这才刚进来一会,自己便已经要支撑不住了,林倾雪第一次怨恨这个让自己重生的身子,怎么就这个虚弱呢。

用力推了石门,却是岿然不动,身后却隐隐有着响动,立刻意识到糟了,林倾雪知道,自己擅闯山洞,只怕是触动了这里的机关,说不定是永远都出不去了。

啊!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声怒吼,林倾雪猛地回头,借着微弱的光,林倾雪循着声音往里面走,可是还没有走出多远就被人抓住了。回过头,见是隐忧谷主,林倾雪便也不挣扎的被拎出了山洞。

回到自己房间,林倾雪的耳边一直回响着刚才的那一声惨叫,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却很嘶哑。

《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林四月南宫错小说是很揪心的热门虐文,又是怎样的剧情体验,他们的爱情又应该怎样去守护,接下来发展又将是如何?亲爱的你快来一探究竟吧!

重生之四月桃花为君开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