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兵王by王命之徒精彩章节秦牧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3 09:25:48    作者:王命之徒    来源:qy

小说简介:秦牧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秦牧是《龙血兵王》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王命之徒所编写的社会都市小说。小说精彩段落::江筝的麻烦在接了十几个电话后,何铭双腿已经抖得站不住,脸色更是错综复杂。旁边的黄珊和朱斌也不是傻...

龙血兵王by王命之徒精彩章节秦牧小说全集

《龙血兵王》第六章:江筝的麻烦

在接了十几个电话后,何铭双腿已经抖得站不住,脸色更是错综复杂。

旁边的黄珊和朱斌也不是傻子,看到一贯威风凛凛的院长,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却如哈巴狗一般连连点头附和,顿时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了。

院长,刚才打电话来的人是谁呀?黄珊试图套出点消息。

但何铭一反常态,理都未理黄珊,反倒是吩咐保安,看好现场。

不到五分钟,在福利院外,先后有十数量车接踵而至,拉成一字长龙。

而且看这些车的型号,都是上百万的名车,证明坐在其中的人,非富则贵!

这副壮观景象,黄珊和朱斌从未见过!

很快,车上的人风风火火,都快步走向福利院。

其中,有几个人颇为眼熟,有好几年工作经验的黄珊一下就认了出来,整个人都呆滞在原地。

还不等黄珊全部认清楚,就见何铭走上前去,朝来者陆续猛地鞠躬。

教育管理局局长!

基金会董事长!

资源人力总部常秘书!

张老院长您怎么也来了?

说到最后,何铭都哽咽了,快要说不出声。

哼!你个臭小子还好意思问!

张老院长虽然年近古稀,但精气神很足,而且为人很是正直,当即拿起拐杖朝何铭打了一棍,暴怒道:我当初把这院子交你手里的手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要你保有一颗爱心,善待孩子们,你倒好,把我说的话全给丢了!

我,我何铭脸色死白,不知怎么回应。

骂完何铭之后,张老院长才快步走向秦牧,转换成一张慈祥的笑脸。

张老院长,好久不见了。秦牧作为后生,自当先问礼。

哎呀,以前我看你的时候,还是这么丁点大,没想到一眨眼十几年过去了,你都这么壮了。

张老院长欣慰道,这秦牧以前在福利院,是最听话好学的孩子,所以讨他欢心。

你放心,今天这事事关福利院的孩子,不查个水落石出,我张傅决不罢休!

张老院长说罢,扭头看向自己带来的老员工,当即下令:给我查!

这一声震喝一出,何铭已经瘫倒在地,面无血色。

我收到消息,说你们福利院内有暗鬼,私吞市里拨下来的善款,就连慈善人士的捐款也一点没放过。

还有,你们涉嫌无故伤害儿童,如果情况属实,你们就等着法院通告,准备坐牢吧!

一旁的常秘书已经拿着数份资料,上前朝黄珊和朱斌质问。

不不是这样的!常秘书,是他们,是这群人胡编乱造,想要陷害我们的!黄珊急病乱投医,连话都说不清楚,就冲上前来抱住常秘书的腿。

我已经任人去彻查监控录像,是不是胡编乱造,马上就知道了。一旁的董事长冷淡道。

马上,效率极高的精英人员就拿着一份监控录像,走到董事身旁,点开了播放。

‘臭丫头,想死是吧?’

‘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死丫头,你再敢多嘴一句,老娘就抽烂你的脸!’

黄珊刺耳的声音从录像带中传出,在座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句句属实,字字珠玑!

这下子,黄珊两母子算是彻底崩盘了。

他们僵硬地抬起头,看向远处的秦牧,实在想不明白,秦牧到底是什么身份,能在同一时间,搬出这么多大佬!

因为调查需要记录检举人的身份,不知道先生方不方便常秘书走上前来,试着打听道。

武穆点了点头,从内袋中拿出证件。

证件之上,一位俊朗青年穿着一身戎装,肩抗国家徽章,让人不禁肃穆。

西北战区,国防部大校,武穆。

短短十一个字,却是瞬间惊爆全场。

这是一位真正的军中人物!

原来是武大校,失敬。常秘书额上冒汗,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随后,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不远处,那看上去平凡无二的青年。

其中又以朱斌被吓得最惨。

曾经那个任他欺凌,话都不敢吱一声的小子。

此刻竟以一位大校作为下属!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

如果放平时,他们即便做错了什么事,以何铭的身份,加上黄珊的资历,花点钱找人也就解决了。

可现在,武穆的身份摆在上面,恐怕他们不在监狱里蹲个几十年,是出不来了。

想到这,黄珊和朱斌就面如死灰,再说不出话。

那就麻烦诸位处理好这里的事情了。武穆收回证件,说道。

张老院长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拍胸口道:放心,像这种毒瘤,我绝不手下留情!

说着,他还愤愤不平地踹了何铭一脚。

对了,记得让朱斌,把这些年欠江丫头的钱还回去。

秦牧临走前还不忘这件正事。

等两人走出福利院,碰巧,一旁,一个带着疑惑的声音响起。

秦牧,你怎么在这?

是江筝。

江筝今天穿着一身工作制服,虽然没怎么打扮,但本身就是个小美人胚子,故而衬托得颇有英气,引得不少路人忍不住回头张望。

我想回来看看,不过福利院今天有事,不对外开放。秦牧说道。

江筝哦了一声,往里面瞧了几眼,确实有不少保安围堵着,不让外人进入。

还没吃早餐吧,一起?秦牧提议道。

好啊!

江筝并无介意,就和小时候,一起上学一样。

两人就这么并肩随意闲聊,武穆则很懂事地没有跟上来。

秦牧带到街边一家早餐店旁,找老板点了两份包子和豆浆。

哎哟,江筝,这都快迟到了,你还在这悠闲地约会啊?

突然,店外传来一个公鸭嗓的女声,很是刺耳,瞬间引起周围不少人的注意。

这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长相还算不错,不过脸上画着浓妆,和江筝一比就差的太远了。

我在干嘛,关你什么事?江筝没好脸色。

这是她的部门经理,周淑雅。

江筝入职之后,和部门的员工都相处的来,唯独这个周淑雅除外。

可能是嫉妒江筝的容貌,周淑雅总是在各处针对江筝,要不是江筝工作认真,加上业绩不错,早就被周淑雅给踢出去了。

这是找了哪个不要脸的男人啊?姐姐告诉你,要找就找个富商包养你,像我老公,前几天送了我一套房。

不像你这个小白脸,啧啧,早餐就请女朋友吃个几块钱的臭包子啊

周淑雅满脸自傲地哼哼着,还想继续骂下去,忽然对上秦牧的眼神,心里莫名一紧,浑身都觉得不自在。

不跟你扯犊子了,别让我看到你迟到,否则你就等着收拾东西滚出公司吧!

周淑雅心里暗骂几句,提起包包就快步离开。

那我准备上班去了。江筝两三口把早餐吃完,她还在实习期,不能被周淑雅抓住把柄。

你等等。

秦牧说着,抽出一张餐巾纸,然后拿笔在餐巾纸上写了几行字。

这是什么?江筝歪着头,想看清楚。

一个简单的美容秘方,你们公司最近遇上麻烦了,你把这张纸给你们公司的研发人员,对你有帮助。

秦牧写完之后,把餐巾纸塞进江筝手里。

就这?

江筝愣了一下,还以为秦牧在开玩笑。

这也太异想天开了,一张餐巾纸能干嘛?

再说了,她公司可是雅姿美妆,江城有名的美妆公司,几十年的老地位,能有什么危险。

好吧。

江筝没想到,秦牧居然也和那些富二代公子一样,喜欢口花花,夸夸其谈,这是她最讨厌的。

眼神中不禁泛起一阵失望,江筝把纸巾放在口袋里,背身就向外面走去。

等到江筝走远,武穆才慢悠悠地走进来,也点了一份早餐,大刀阔斧地吃了起来。

将军,那份驻颜药秘方就这么给出去了啊?我记得有好几个国际美容公司,欲出上十亿想求得一睹,您都没同意。

武穆想起江筝那表情,无奈地摇摇头:也不知道那丫头懂不懂珍惜了。

雅姿美妆集团。

研发部门。

江筝提早五分钟到达公司,不过一进门,就觉得气氛格外凝重。

东西还没放下,就听见总监拿着一份资料,猛地摔在了展示板上。

我们的老对手,韩美公司,就在昨天的发布会上,推出了一款新的美容产品,声称只需要一个疗程,就能让人年轻好几岁,而且毫无副作用。

当场就有记者使用体验,而且确实有效,验证了产品的真实性。

现在全业界都在宣扬他们的产品,这对我们雅姿美妆是一个重挫!到现在为止,雅姿的股价已经快要跌停了!

你们研发部门,对这件事就没点动作吗?!

总监全程吼着说话,骂得整个部门的员工都低着头,不敢接话。

但江筝的心中,却是翻江倒海般的惊骇。

公司有难,竟然真被秦牧给说中了?

她急忙从口袋里掏出秦牧给她那张餐巾纸。

上面的字工整有力,非常好看,写下了十数样药材,江筝看不明白,只能看懂写在最前面的驻颜丹。

但还不等江筝研究清楚这东西的真假,就见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猝不及防地抢走了她手里的那张餐巾纸。

《龙血兵王》第七章:混账!

周淑雅看江筝魂不守舍的样子,索性把她手里的餐巾纸给抢了过来,得意地扬了扬。

哟,这不会是那个臭不要脸的小白脸送给你的情书吧?

你还给我!

如果这是秦牧开玩笑写下来的,要是传上去,指不定要闹出多大的笑话。

你反应这么激烈干嘛?难道这上面是你们昨晚的开房记录,还写着用了什么姿势吗?

周淑雅摊开餐巾纸,本以为是什么肉麻的内容,结果看到上面大大方方的驻颜丹三字,她先是一愣,随后爆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笑死我了!还驻颜丹,你的脑子是被那小白脸给骗傻了吗?这种破玩意你也敢拿出来?

周淑雅说着,就将餐巾纸撕成几瓣,揉成一团,丢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

乳臭未干的臭丫头,我劝你给公司想点实际的,别一天到晚在这做白日梦,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转正,公司不养闲人!

江筝看着地上被践踏的纸团,眼眶瞬间泛红。

再怎么说,这也是她哥亲手写给她的,怎能任由周淑雅这样侮辱?!

太过分!

江筝一把站起来,猛地推开周淑雅,小心地将地上的纸片捡起来。

混蛋,你居然敢推我!

周淑雅气愤地站起来,正准备赏江筝一巴掌,就听见前面的总监将注意力放了过来,怒道:周淑雅,你那边怎么回事?

周淑雅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江筝,忽然灵机一动。

臭婊子,你今天死定了!

说完,她悠闲地举起手,掩面一笑道:总监,我看到江筝手里有一张秘方,听说是什么驻颜丹,能让人青春永驻,要不让她拿出来看看?

周淑雅,这可是公司的生死存亡关头,绝对不能开玩笑。总监面容严肃道。

当然是真的,刚才江筝还跟我炫耀呢,让江筝快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周淑雅说完,以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看向江筝。

这件事被总监知道,铁定能把江筝给踹出去。

到时候,就等着看江筝出丑。

江筝手足无措,正想开口解释这是假的,就听见大门被推开,随后陆续走进来十几个人,每个都气势十足。

而领头的则是一位美貌极其出众,气质卓绝的女性。

是董事会和林总裁!

完了,这是要来找我们问罪啊!

研发部门的众多员工瞬间认出了前来的这些人。

每一个都是雅姿美妆的重要人物!

尤其是这位林清雪总裁,更是才华非凡,几年前从父亲手里接过了雅姿美妆,就将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

如果不是这次对手韩美公司研发出新产品,雅姿美妆恐怕还会继续制霸江城的美容行业。

林总裁,您先坐。总监没了之前的硬气,连忙搬来一张椅子。

但林清雪根本没有理会,反而猛地一拍桌子,美眸犯怒。

我这次来,就是想知道,你们研发部门是不是都是吃干饭的?

整整三年,你们在美容方向居然没有半点进步!用的居然还是我父亲那一代的产物,难道雅姿美妆是花钱让你们来这坐着聊天的吗?!

声声厉喝,加上林清雪的气场压人,一时间无人敢撞枪口。

良久之后,才有一个研发部的老员工站起来,颤声汇报。

林总裁,不是我们没有努力,而是在美容药方这方面,每一次精进需要花费的功夫实在太大了。

是啊,我们每天都加班加点研究,废弃了好几百个方案,也没能研究出新方向。有人附和道。

那有没有人能告诉我,韩美公司的新产品又是哪来的,难道是天上掉给他们的吗!

林清雪再度质问,逼得这群老资格话都不敢多说,低着头就坐了回去。

这时,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走上前来。

林总裁,我派人查过了,这韩美公司实际上背靠韩国的一家百年美容公司,他们的新产品也是花了上亿,从上头那求来的。

因为他们的金字招牌,所以一经推出,就垄断整个江城市场。

这是华老,林清雪的医学顾问,是自己父亲那一辈的心腹,在药学上颇有成就,即便是国际论会,也有不少重量级的大佬发函邀请,可谓是一方泰斗,很有权威。

林清雪微微点头,华老的话她绝无疑惑,随后做下抉择。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一样花钱去收购,立刻派人去调查市场,不惜重金,也要给我挖掘到一份新的秘方回来!

要是找不到,你们就全给我卷铺盖滚蛋!

此话一出,研究部门众人顿时紧张起来。

这东西说着简单,但美容秘方可都是各家的镇店之宝,岂是随便花钱能够买得到的?

林总裁,哪用这么大费周章啊。

周淑雅那很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咱们研究部门的新人,江筝,她手里不就有一份绝世秘方吗?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江筝身上。

江筝也傻眼了,周淑雅会在林清雪面前捅自己一刀,这是打定了要将自己玩死啊!

江筝,你真的有美容秘方?

林清雪的目光炽热,这可是能拯救她于水火之中的关键。

你快拿出来,如果是真的,我直接让你的实习期转正不,公司里的职位,你随便挑!

江筝被吓到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不是她不愿意拿出来。

而是她清楚,她手里这份东西,只是秦牧随手写下来的,不可能是真的啊!

林清雪看到江筝在犹豫,连忙道:如果你觉得一个职位不够,我可以从我的名下,让雅姿美妆的百分之十股份给你!

之后的分红,奖金,我们都可以细谈!

江筝连连倒退几步,想了好一会,正要跟林清雪解释清楚。

周淑雅突然横伸一腿,将江筝绊倒在地。

啊!

你要是不敢,就让姐姐来帮你吧。

周淑雅狞笑着,伸手去掰江筝手里的纸。

不要

江筝拼死护住手里的纸,无论周淑雅怎么争抢都没能拿出来。

啪!

周淑雅猛地一巴掌扇在江筝脸上。

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

可即便这一巴掌打下去,江筝也紧咬牙关,红着脸,没松开手。

周淑雅眼见拿江筝没办法,心里一狠,抬起脚,重重踩在江筝的手背上!

啊!!

五指连心,加上周淑雅今天穿的还是脚跟极其锋利的高跟鞋,脚跟刺在江筝手背上,直接痛得江筝眼泪溢出,整个手失去了知觉。

周淑雅可没管江筝怎么个疼法,从她手里拿到秘方后,就屁颠屁颠地走到林清雪面前,献宝一般递上前来。

林总裁,这就是江筝手里的秘方,我好不容易才从她那抢过来呢。周淑雅一脸的谄媚,显然是要邀功。

林清雪虽然看不惯周淑雅的作风,但现在公司的生死要紧。

但当她低下头,看到周淑雅手里那一团乱七八糟的餐巾纸,脸色瞬间变得不好。

这就是所谓的秘方?

天下秘方,都是被当成宝一样珍惜,恨不得刻在碑上,怎么可能写在这破餐巾纸上。

这简直是在故意羞辱她林清雪!

但一旁的华老忽然眼光流转,仿佛看到什么,急忙从周淑雅手上夺下碎片,放在桌子上慢慢拼凑起来。

华老,没必要这么认真,我看那臭婊子就是在耍我们,想在公司的伤口上撒盐!

周淑雅说着,还回头看了几眼江筝,心里暗笑。

得罪了林清雪,以她的人脉,从今往后,整个江城的行业,都容不下江筝!

就在周淑雅心里这么想着,一脸欣喜地回过头,但却猛地被华老一巴掌扇倒在地。

啪!!

混账!简直是混账啊!

华老指着周淑雅,吹胡子瞪眼怒骂道。

华老,您这是干什么,这秘方又不是我的,要打也是打江筝那欺骗公司,不把林总裁放在眼里的臭婊子啊!

周淑雅满脸委屈着说道。

只见华老手里小心翼翼地捧起那几张不起眼的纸巾碎片,一张稳若泰山的老脸上竟然划过几道泪痕。

这是驻颜丹!自老祖宗手里传下来的。

真正的驻颜丹啊!

龙血兵王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