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废婿by十指舞动精彩章节江鱼唐西西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3 09:40:14    作者:十指舞动    来源:qy

小说简介:江鱼唐西西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江鱼唐西西是《神龙废婿》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十指舞动所编写的社会都市小说。小说精彩段落: 彻底恢复 彻底恢复唐念念骤然发难,要是一般人,肯定会受到影响,说不定酿成事故。江鱼却是...

神龙废婿by十指舞动精彩章节江鱼唐西西小说全集

《神龙废婿》第006章 彻底恢复

第006章 彻底恢复

唐念念骤然发难,要是一般人,肯定会受到影响,说不定酿成事故。

江鱼却是稳如泰山,唐念念用力推过去,像是在推一座大山,纹丝不动。

住手,你这个笨蛋,你想让我们被旁边大货车碾压么?

小姨子这么不懂事,江鱼不得不呵斥起来。

你居然敢吼我?唐念念有些不可思议。

这个废物姐夫,平时不管别人怎么羞辱责骂,从来都是逆来顺受,更别说这么严厉的呵斥人了。

你做错了事,还不让人说么?江鱼冷冷道:你读这么多年书,都读的什么玩意,这智商连小学生都不如,你姐我都没动心,你觉得我会对你这干瘪瘪的身材感兴趣?

唐念念有些不敢相信这些话居然是从废物姐夫口里说出来的。

这还是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废物姐夫么?

面对突然发怒的江鱼,唐念念或许是自知理亏,居然没有再吭声。

一路上,她都埋着头没有说话。

回到家,丈母娘看到两人一起回来,倒是没有任何怀疑。

算你有点良心,知道把念念接回来,饭菜都在桌子上,要吃自己热去。

陈安秀瞥一眼江鱼就扭头走出了家门,跳广场舞去了。

倒是老丈人唐德忠,停在了江鱼面前,冲他笑了笑,很是友善。

唐德忠算是典型的耙耳朵,在家几乎没有话语权。

不过,他的脾气相当好,奉行沉默是金,凡事基本不发表意见。

由于善良随和,倒是深受两个女儿的喜欢。

对于江鱼,他虽然不怎么满意,但更尊重女儿的意见。

江鱼也冲他笑了笑,走进了家门。

看了看桌上,江鱼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

虽然陈安秀对他各种嫌弃,但在生活上却没有半点刻薄。

乌鸡汤,红烧肉等,都是比较有营养的菜肴,而电饭煲之中,也留下了足足三四个人吃的米饭。

不过现在的江鱼,已经不需要吃那么多食物了。

三年苦修,终于在丹田形成了真气旋。

真气成旋,乃是筑基的首要条件。

内力转化成真气,才算是真正的踏入先天,成为合格的炼器士。

真气旋涡就像是一个永动能源机,吸取天地能量为养分,产生真气,远比内力要强大。

江鱼三年来,调集了全身的能量,就是为了让真气旋涡成型。

终于,在今天,真气旋涡成型,再也不需要依靠大量进食来维持身体消耗。

小姨子似乎回想起了一些什么,躲进了自己房间不出来。

江鱼吃完饭,也进入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木盒子。

木盒子之中装的,都是罕见的灵药。

药材生于荒野,吸取天地之灵气,百年以上,方蕴含灵气。

周朝安以S市首富之身份,寻遍天下,也只收集到这几种灵药,可见灵药之罕见。

区区两百年份的药材,简直垃圾,要是千年前,真是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江鱼有些惆怅的叹息了一声。

这一次渡劫,原本以为万无一失,所以赌上了所有,包括灵药。

谁知道,这一次的天劫威力之大,前所未有。

不光是耗光了所有灵药,损毁了所有法宝,甚至连身体都受到了重创,差一点一命呜呼。

现在能逃得一命,重新开始,已经是万幸,还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江鱼洒脱一笑,不再想那么多。

随遇而安,随时调整自己的心态,是江鱼的长处。

九变化龙,说不定下一次渡劫,直接化为神龙呢。

城南飞凤别墅之中,陈昆惶恐如同丧家之犬,脸色还是一片煞白。

哪怕是时间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他依然难以静下心来。

太可怕了,那小子简直不是人,我怀疑他已经突破到了先天修为,S市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个可怕的高手?

回想起那一战,他禁不住浑身都在颤抖。

他犹记得,那个年轻人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他面前,硬深深承受了他三拳。

陈昆九段修为,内力可震死猛牛,但打在青年瘦弱的身上,却像是打在棉花堆里一样,没有半点的感觉。

三拳!

三拳啊!

就算是先天高手,也不敢这么硬受自己三拳!

但那青年却是脸色不变,眼中露出的居然是深深的不屑。

一拳!

他轻轻一拳击打而出。

明明是很简单很普通的一拳,但自己竟然不知道如何去躲避。

而这一拳打在身上,一股神奇的力量直冲身体,几乎将自己整个身体都给震爆开!

太恐怖了!

陈昆回想起那一拳的威力,还是禁不住浑身颤抖。

那一拳,已经深深印在他的心灵深处,让他惶恐,让他越想越恐惧。

逃!

一定要逃!

他瞬间做出决定,开始收拾东西,如同丧家之犬。

第二天,江鱼照例在早上六点起床。

他洗漱的时候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终于是露出一抹久违的笑容。

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样子,这下该不会有人在嫌弃自己丑了吧!

想起这三年来不管走到哪里,都被人嫌弃和鄙夷,他就有些无奈。

现在丹田真气旋涡已经开始自给自足,不会再吞噬身体的能量,他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恢复到了原状,就连身高都拔高了几公分。

一夜之间,由一个病恹恹的干瘦青年,变成了一个身材高大结实,面容英俊,肤色健康的大帅哥。

就算江鱼自己,都有一种仿若隔世的感觉。

真正的重生,从这一刻开始!

你你到底是谁?

唐西西也是个很自律的人,只比江鱼晚起一会儿。

看到卫生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帅哥,她也是大吃一惊,还以为是坏人进来了。

是我,我不过是病好恢复了而已,不用这么惊讶。

江鱼清淡的声音响起,唐西西就放弃了大叫的打算。

她吃惊的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江鱼,难以置信的道:这才是你的真面目?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其实,我前生是一条鱼。江鱼认真的道。

我还是条龙呢。唐西西没好气的道。

同时,内心也暗暗开心。

三年来,她也承受了太多的闲言碎语。

江鱼能正常,她当然开心。

吃饭的时候,唐家的气氛有些诡异。

一家人都是用震惊的眼神看着他,似乎看一个怪物。

不得不说,人是个感官动物,对于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容易表露出好感来。

陈安秀喃喃道:原来你没有骗我们,真的是病了,不过这病也好得太快了些。

唐念念不时打量着江鱼,道:昨天我就感觉不对劲,现在一看果然如此,姓江的,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既然身体已经好了,那就正正经经找个工作吧!

陈安秀脸色变了好几次,似乎在做强烈的心理斗争,最后,她冒出这么一句。

小姨子唐念念撇嘴,道:好看不中用也是白搭,没有学历,没有背景,我看除了工地搬砖,就只能当保安了。

陈安秀叹息道:赵坤的公司好像在招人,今晚周岁宴的时候,我厚着脸皮去说说好话,看能不能帮忙安插一个职位。

唐德忠道:江鱼身体才恢复,用不着这么急吧!

哼,怎么能不急?都白吃白住三年了,难道不应该为家庭做点贡献?陈安秀瞪了唐德忠一眼,将后者完全压制,再也不敢开口。

江鱼淡淡道:爸、妈,工作的事情暂时不急,我自有打算。

你能有什么打算?三年之中也没看你展现过什么特长。陈安秀认命的道:只要你能找个好工作,兢兢业业,对西西好,我也认了。

唐念念诧异的道:妈,您也太容易妥协了吧?不是说要姐姐离婚,给找个白马王子么?

陈安秀骂道:死丫头,胡说些什么。

唐念念吐吐舌头,不敢再挑衅。

赵坤的儿子已经满周岁了,晚上八点在本市最豪华的酒楼【飞凤楼】举办周岁宴,宴请亲戚朋友。

这对亲戚朋友们来说,可是一件大事。

陈安秀娘家就两姐妹,平时感情深厚,当然不可能不去。

陈安秀却开心不起来。

原因无他,就是小市民的攀比心理。

总觉得有个废物女婿,在妹妹面前抬不起头来。

小时候西西念念乖巧可爱,被亲戚朋友各种羡慕嫉妒,谁都以为西西就算不嫁入豪门,也会找一个真正的白马王子。

谁知道她却找了个病秧子。

这让陈安秀成为了亲戚之间的笑柄。

幸好,这小子身体恢复过来,光看外表,还算是一表人才。

你和你爸年轻时候的身材差不多,这次去,就穿他的礼服吧。

早早的,陈安秀就在为今天的聚会做准备,翻箱倒柜找出了唐德忠年轻时穿过一次的礼服来。

唐西西皱眉道:妈,这可是老爸当年和你结婚时穿的,这都二十多年,你居然让江鱼穿这个,别人会怎么看?

陈安秀道:你爸穿了一次又怎样?上好的面料,保养得也不错,像新的一样。

唐德忠插嘴道:孩子也该有套像样的礼服,要不给他买一套吧。

买买买?你给钱吗?陈安秀怒道:一分钱没挣回来,还想买新衣服,想得美,就这套,爱要不要。

《神龙废婿》第007章 车库偶遇

第007章 车库偶遇

江鱼上前接过了礼服,微微一笑,道:我看这套挺好,谢谢妈。

别叫我妈,我承受不起,这次出去,不要给我丢人就行了。

陈安秀扭转头,不再理睬江鱼。

唐西西拉了拉江鱼的衣袖,低声道:江鱼,要不等下我们出去买一套吧!

其实,我也不喜欢穿礼服,这套礼服不错,将就一下就好了,何必浪费钱。

江鱼无所谓。

对于他来说,要不是顾忌家庭和谐,这样的聚会用八抬大轿请他都不会去。

唐念念鄙夷的道:哼,小民意识,一辈子都上不得台面。

唐西西怒道:念念,有你这么说你姐夫的么?

唐念念顶嘴道:他自己都不在乎,姐姐你那么在乎干什么?

一家人五口,刚好坐一车。

江鱼开车,一家人来到了飞凤楼。

夜色降临,车来车往,城市宛如披上了一层彩妆,到处都是灯红酒绿。

飞凤楼作为本市最豪华的酒店之一,停车场位置很是紧张。

江鱼正探着头寻找停车位置,突然斜刺里一辆跑车疾速而来,两车交错,发出咔嚓一声响。

咯吱一声,双方都是一个急刹。

陈安秀脸色大变,骂道:废物,你是怎么开车的,这都能撞上,赶紧下去看看,剐蹭严重不。

唐念念已经脸色煞白的惊呼起来:完蛋了,是法拉利,我的天啊!车门都凹进去了,就算把咱们这众泰整个陪给人家都不够啊!

陈安秀一听就炸毛了,颤抖着道:整个车赔人都不够?我的天啊!这让人怎么活!

唐念念更是小脸发白的道:更重要的是,江鱼还是无证驾驶。

陈安秀差点晕倒过去,一家人在车里惶恐不安。

法拉利停下,驾驶位下来一个年约二十的美少女,一看就是千金大小姐。

另一侧车门打开,下来的却是一位四十来岁的大叔。

美少女看到自己的车门变型,气得脸都青了。

江鱼神色如常,打开车门就走了出去。

他上前看了看法拉利,也是眉头一皱。

两车太近,剐蹭有点严重,没有个二三十万怕是没法修好。

你知道这是本小姐今天才提的新车么?你居然给我撞成这样?你赔我。美少女气得身子一阵抖动。

小姐,你突然以时速60从一侧冲出来,本就是你的不对。江鱼沉声道:如果你不服,可以等交警来判定。

你这个穷逼,开个二十万的国产车也敢这么嚣张?

嚣张,和开什么车无关,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江鱼并不生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美少女转身大喊:爸,你看看,这个人欺负我,你还不快帮我出气?

周安飞一步步走来,死死看着江鱼,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凝重。

到最后,变成深深的震惊。

他快速上前,来到江鱼身边,颤抖的道:江先生,是您么?你也来参加老爷子的寿宴么?

江鱼眉头一皱:今天是小周的生日?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是陪老婆一家人参加亲戚的一个周岁宴。

果然是江先生,我的天啊!变化太大了,我差一点都不敢确定。

周安飞激动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昨晚传来消息,刘家高手陈昆连夜逃出了S市,一去不回。

刘强当晚回城,在别墅足足咆哮了一个小时。

但随后,他却是亲自来周家登门拜访,赔礼道歉,并且主动退还了金凤凰的股份,并且表示,要和周家建立长期友好的合作关系。

刘强如此低姿态,周安飞还是第一次见。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江鱼击败陈昆对周家意味着什么。

也才明白江鱼的存在对周家来说意味着什么。

在这里偶遇江鱼,他简直做梦都没有想到过,太惊喜了。

思彤,还不快跟江先生赔礼道歉?

周安飞嗔怪的瞪了周思彤一眼。

这小妮子,竟然敢这么冒犯江先生,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周思彤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安飞:爸,他撞坏了我的法拉利,你还让我给他赔礼道歉?还有没有天理了。

说完,她委屈的跑回了车里。

周安飞尴尬不已的看着江鱼,道:江先生,小女顽劣,让您见笑了。

江鱼淡淡道:我也有错,你看看修车多少钱,到时候我一并给你。

周安飞大惊失色:江先生,您这么做,不是要我老命么?周老要是知道,还不得杀了我啊!您昨天留下金卡,我差点没被周老骂死。

江鱼点点头:那就算了,代我向小周说句生日快乐,来得匆忙,生日礼物今后再补上吧!

江先生有心,周老就已经很开心了,既然江先生是家庭聚会,那我就不打扰您了,再会。

周安飞也是个聪明人,知道江鱼不愿意暴露身份,便也没有强求。

江鱼走回车里。

唐西西关切的道:怎么样?他们要多少钱?

江鱼扣上安全带,发动汽车,不以为然的道:一场误会,他们不要钱。

一车人都是大吃一惊,有些难以置信。

陈安秀精神一震:看看人家,开豪车不说,还这么大度,换个人来,咱们麻烦就大了。

唐念念叫道:我靠,这姐妹也太豪了吧!撞成这样都不吭声?什么时候我要是也能开法拉利不怕撞就好了。

只有唐西西静静的看了看江鱼,有些疑惑。

坐在副驾驶,她虽然没有听清楚江鱼和周安飞的对话,但周安飞的动作姿态,她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那分明是一种晚辈见到长辈,下级见到上级时的模样。

不像是找江鱼理论,反倒像是在赔不是。

既然没有人找麻烦,陈安秀也算是放下心来。

虽然修车会花费一点钱,但相比几十万的赔偿,根本算不了什么。

今天真是晦气,你个废物女婿,简直是个扫把星,等会去了宴会,在高级场合,千万别给我丢脸,知道吗?

陈安秀下车,咒骂了几句,便是当先离去。

江鱼就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丝毫不受影响。

锁车之后,他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在了最后。

飞凤楼下面四层都是高档休闲娱乐场所。

一二楼是酒楼,三四层是会所。

这里不光是环境优雅,安保工作也很到位。

除了正规的守卫,还有不少巡逻的保安,确保客人安全和舒适。

赵坤选择这里请客,未必没有炫耀的意思。

江鱼原本以为他要装个大逼,要宴请个几十桌。

谁知道到了之后才发现,这货就请了唐德忠一家,加上他们一家人,加起来不过十多个人。

十多个人此刻聚集在酒楼里,却是有些尴尬。

我昨天就预定了包间,怎么可能没有位置?你们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赵坤情绪激动的和大堂经理在争吵着。

先生,实在对不起,临时出了点状况,我们老板举办寿宴,很多包厢都被征召,我们也没有办法,按照规定,我们可以双倍退还您的定金,还请您能理解。

大堂经理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长相妩媚,却有一股强势的味道。

赵坤咬牙道:你们怎么能这样,我明明预定了两个包厢的。

先生,包厢只有一个,您要是愿意,大堂还有一张空桌,要不就将就一下吧!大堂经理道:如果您愿意,今天的消费,我做主打八折。

八折?

你看我像是差钱的人吗?

赵坤心中一喜,脸上却是露出一丝不满。

陈安秀立即劝道:大堂也是一样,在哪里不是吃呢。

赵坤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大堂经理的安排。

一个包间,最多可以坐10人,这里却有15个人。

赵坤假惺惺的道:大姨,您看,我家父母都是大老远从外地赶过来的,他们喜欢安静,就委屈你们一家坐大堂了好吗?

陈安秀道:你这孩子,说哪里话,我们都是一家人,这么客气干什么,坐外面视野更开阔,姨喜欢。

大姐,那怎么好意思呢。这孩子,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真是让人费心。

二姨陈安香拉着陈安秀的手,有些愧疚的说道,那目光,却是转到了江鱼身上。

这不是大姐家的女婿江鱼么?我记得几年前见到他的时候,黑黑瘦瘦,一阵风都能吹到,没想到三年过去,倒是长得油光满面了,不知道在哪里发财?

陈安香有些吃惊。

这个江鱼,以前看到的时候,可没有现在这种形象气质。

与之相比,赵坤明显就差了一个层次。

陈安秀叹息道:唉,惭愧,这小子,除了能吃,就没别的长处了,到现在都还没工作呢。

此言出,众人都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江鱼。

尤其是二姨家的儿子李明晨,更是一脸震惊的道:早就听说江鱼有病,整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我还以为是别人造谣,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他曾经追求过表姐,但被拒绝,内心很是不忿,对江鱼充满敌意。

赵坤那边的人,都是一脸嫌弃不屑的看着江鱼,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神龙废婿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