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狂婿by顾谙精彩章节慎宇哲林雪伊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3 12:15:07    作者:顾谙    来源:qy

小说简介:慎宇哲林雪伊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慎宇哲林雪伊是《逆袭狂婿》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顾谙所编写的社会都市小说。小说精彩段落:川岛别墅川岛别墅位于东川的一个湖心岛上,与西山别墅一样,都是东川最豪华最尊贵的别墅区...

逆袭狂婿by顾谙精彩章节慎宇哲林雪伊小说全集

《逆袭狂婿》第六章川岛别墅

川岛别墅位于东川的一个湖心岛上,与西山别墅一样,都是东川最豪华最尊贵的别墅区。西山别墅依山而建,茂林翠竹,曲径通幽。川岛别墅环岛而修,湖烟浩渺,水天一色。除了环境清幽,这两处别墅也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凡是有意愿购买西山别墅和东川别墅的人,要先接受资格审核,家族地位、底蕴、时间、在商界的影响等都在考察范围之内。所谓物以稀为贵,越难得到的东西,人往往越难以舍得下。因此,这两处别墅也就成了东川的商界世家梦寐以求入住的地方。

此刻,赵家的花园里满是前来祝贺的人。赵董的掌上明珠赵明妍穿着昂贵的礼服,画着精致的妆容,手中拿着香槟杯,带着得体的微笑向大家敬酒感谢。赵明妍的身边围了一圈夫人小姐,夸赞奉承不绝于耳。林雪伊自然也在其列。昔日赵家生意做的小,虽然底蕴深厚,但也从未被二三流的世家放在眼里。如今赵家风生水起,上赶着巴结的人也开始在赵家门外排起了长龙。

明妍,林雪伊亲热地叫道,你今天的裙子真漂亮,一定是‘风华’的新款吧!

话音刚落,人群中瞬间就安静了。林雪伊不明所以,只感觉众人听到风华的这个牌之后,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但不是羡慕的眼光,而是嘲讽的眼光。

赵明妍冷眼看向林雪伊,随后目光变为疑惑:不知这位小姐是?

林雪伊的笑容僵在脸上,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我叫林雪伊,家父林氏集团林振雄。

然而搬出家世的林雪伊,并没有让赵明妍高看一眼:林小姐,你好。首先,我们从未见过,并不熟识,所以,您还是叫我赵小姐吧。另外,我的裙子承蒙您的欣赏,并不是‘风华’的新款。

赵明妍的语气很硬,这相当于把话聊死了,摆明了是不想继续跟林雪伊聊下去。但林雪伊却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攀关系的机会:那不知这件裙子是哪个品牌的大作呢?能得赵小姐青眼的牌子一定不错,回头我也去做几身。

围观群众再也看不下去了:咳咳。林小姐,这是‘芨荷’的衣服。你恐怕是买不到的

林雪伊感觉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芨荷,东川顶级的奢侈时尚品牌。每年只接待50位客户,且每套礼服都是为客户量身定制,款式独一无二。如此稀有,见过芨荷的自然是是少之又少。芨荷接待的客户,银行半年的流水要达到1200万以上,且无商业信用问题。对于一流世家来说,他们平时随手买个什么东西就不只1200万,所以这个门槛压根不存在,只需要安心排队就好了。但是像林家一样的二流世家却不一样。半年流水1200万以上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林雪伊常年混迹于二流世家的名媛聚会,自以为风华就是最好的奢侈品牌了。却不知在顶级名媛的圈子里,风华根本就是地摊货。

林雪伊尴尬地陪着笑脸,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听见一个声音传来:

呦!我说怎么一个美女都没有,原来各位都在这聊私房话呢。

林雪伊应声转过身,看到迟可凡带着痞帅的笑信步走了过来,周围的人看到迟可凡过来又都围到了他的身边。

赵明妍冷眼看着众人的举动,心里不由冷笑。赵家和迟家在商场上一向不对付,私交更是不好。赵明妍也懒得应付迟可凡这种花花公子,连招呼都没打,转身就走了。

迟可凡看着赵明妍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种不屑的痒痒。她赵家算什么,不过是一时得势罢了。等以后迟家把赵家压垮的时候,看这个赵明妍还能不能高傲的起来。

众人围着迟可凡:迟少,你可来晚了,一会要多喝几杯呢~

迟可凡爽朗一笑:怪我怪我。以为路程很近就偷懒来晚了,一会自罚三杯!

迟少,你家也在川岛别墅,不如一会带我们去你家玩会吧。

是啊是啊,上次您家办晚宴,我错过了没去成。迟少,这次就顺便带我们去参观一下你家吧。川岛别墅我们一般的时候可进不来呢。

迟少,你就让我们饱饱眼福吧。

众人的奉承让迟可凡很是受用,他故作为难地说道:大家也知道,川岛别墅是按照家族地位分配地理位置的。今天是赵家的宴会,不如各位改日再去?

迟可凡故意提到地理位置,众人马上反应过来:对哦对哦,迟少你家的别墅位置一定比赵家的更好。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嘛,毕竟迟家位列四大家族,这也是该有的气派呀!

迟可凡心中很是得意:也好吧,大家聚在一起不容易,现在离晚宴还有一段时间,就请各位到我家去小坐一会吧。

迟可凡带着众人步行游览川岛别墅区,边逛边讲解各处的景色,和每栋别墅里住的是哪一家。

迟少,人群中有个人用手向上一指,为什么那栋别墅的地理位置比所有的别墅都要高呀?那里住的什么人?

迟可凡顺着手指一看:那是慎家的私产,十几年前就买下来了,但是一直空着,从来都没见有人来住过。

原来是慎家,怪不得比别处都要高。

迟少,既然慎家常年没人,不如我们去看看吧,哪怕是站在外面看看下面的景色也好啊。

迟可凡有点犹豫,他们迟家最近刚刚惹怒了慎家,现在绝对不能再出任何适合事故了。可是他心里也止不住好奇,也想去看看站在那么高的地方向下俯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既然慎家空着,想来也没什么事。迟可凡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

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

众人一起信步向慎家的别墅走去,慎家的别墅高处不胜寒,又因常年空着,一路清幽的小径上去倒也没遇到什么人。可是在最后一个转弯的地方,众人抬头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正从别墅的方向往下走。

慎宇哲?那不是慎宇哲吗?

迟可凡仔细一看,可不就是慎宇哲吗?川岛别墅门禁森严,他一个入赘的废物是怎么进来的?

最先反应过来的林雪伊,凭慎宇哲的身份,自然是进不来的。但慎宇哲现在攀上了慎氏,又知道慎氏为他安排了十分私密的住处,难不成就是川岛别墅吗?

没等林雪伊开口,迟可凡抢先对慎宇哲发难:这不是我们东川的‘名人’吗?你在这做什么?

慎宇哲冷漠地看着迟可凡: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们这么多人来我家干什么?

哈哈哈哈哈!众人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你家?林雪伊,你老公的脑子莫不是被你打坏了吧,这种话都好意思说得出口?

林雪伊脸色阴晴难辨。她并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慎氏给慎宇哲安排的住处,如果是,他们林家自然会被人高看一眼。如果不是,林家会再次跟着慎宇哲一起丢脸。

林雪伊走到慎宇哲身边,小声问道:你在这做什么?是怎么进来的?

迟可凡自然不会给慎宇哲开脱的机会:我说慎宇哲,你不会是偷偷溜进来的吧?就为了看看川岛别墅?雪伊啊,你们林家今晚没带着慎宇哲一起吗?

慎宇哲默不作声,林雪伊看着沉默的慎宇哲,心里更加着急:宇哲,慎氏给你安排的房子,就是这个吗?

众人听到这句话都不知何意,什么叫做慎氏安排的房子?

慎宇哲看着众人的表情千变万化,这才缓缓开口道:既然你看到了,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之前我跟你说的,那处私密的房产,就是这个别墅。

林雪伊听到此话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觉,立刻喜笑颜开道:那你能带我去看看嘛?我都走到门口了。

慎宇哲为难地说道:这个

众人哄笑:慎宇哲,你们夫妻俩就算想隐瞒也找个好点的借口。居然把慎氏搬出来当挡箭牌,慎氏知道你们是谁吗?

迟可凡道:你说这个别墅你家,不如你带我们去看看,只要你能打开别墅的门,我那台保时捷911就归你了,怎么样?说着,迟可凡拿出了自己的车钥匙。

天啊!迟少不亏是四大家族的人在,真是大手笔啊!这样的豪车都能随便送人!

你知道什么?真以为慎宇哲那个废物能打开慎家别墅的大门吗?

就是,慎宇哲是什么样的人,整个东川谁不知道?林家连川岛别墅都没资格买,他凭什么能住到慎家别墅来?

林雪伊着急地拉着慎宇哲说:宇哲,你看到了,如果今天你不带他们去看看,我们林家又要因为你丢脸了。

慎宇哲颠了颠手里的钥匙,转身走了,众人连忙跟上,都想看看慎宇哲到底能不能打开那扇门。

众人走到慎氏别墅门口,慎宇哲在众人的注视下将钥匙插进锁孔,轻轻一拧,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咔哒,门开了

众人望着打开的房门惊呆了。这竟然真的是慎宇哲的房子!

《逆袭狂婿》第七章 被阴了

这个宇哲啊众人不解道,慎氏为什么会给你安排住处啊?

林雪伊抢先开口道:我老公现在在慎氏工作,是慎氏的集团负责人亲自任命的。为了工作方便,又给我老公安排了这次私密的住处。

迟可凡不屑地笑道:原来只是借助了。又不是你的房产。慎宇哲你真行啊,以前租车,现在借房。折腾半天,没有一个是属于你的。

人群中开始有人为慎宇哲说话:嗨~别管是谁的产业,如今宇哲进入慎氏工作,慎氏又为他亲自安排了特别的住处,想来宇哲以后的前途一定是不可限量的。雪伊,你可真是好眼光啊!

是啊是啊,站在这高处,看下面的别墅也觉得没什么了嘛,到底是慎氏的产业,就是好。

宇哲啊,你负责慎氏的哪块业务?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聊聊啊!

刚刚讨好迟可凡、嘲讽慎宇哲的众人,现在因为一栋别墅,全部转而讨好慎宇哲。他冷眼看着众人:

抱歉各位,我刚刚进入慎氏,资历尚浅,不敢有任何违规的行为。刚刚迟少爷说,只要我能打开房门,他的保时捷就归我了。现在请迟少爷兑现承诺,把你的车钥匙留下吧。车呢,就先寄存在你们迟家的车库里。毕竟慎家别墅的车库里没有这么便宜的车,你这辆保时捷恐怕没有资格放在慎家的车库里。等我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再取吧。

你!迟可凡怒不可遏,那辆保时捷是自己求了父亲很长时间,才被特批了一笔钱买下来的,要是知道就这么被自己输了出去,那自己以后就别想开上好车了!

迟可凡尴尬地笑了笑:我不过是开个玩笑,你怎么还当真了?真是穷疯了,竟敢觊觎别人的东西。

慎宇哲不屑地嗤笑了一声:这么人都听见了,刚才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逼你。是你们大家一直在逼我。各位,今天如果迟少爷不把车给我的话,我会把今天这件事情上报慎氏,到时候,恐怕慎氏会一一找你们问几句话。

众人面面相觑,慎氏虽然就不理商事,但是威严尚在。且不说慎氏现在是不是属于四大家族之中,只要慎氏想,他可以随时成立个五大六大甚至七大家族!

这个宇哲啊,有话好商量。

是啊,刚才逼你的是迟可凡,可不是我们,你别带上我们啊!

是啊是啊!我们一直都是本本分分经商的,慎氏没理由找上我们啊!

迟少啊!反正一辆保时捷对你来说只是小意思,你就给慎宇哲吧!

就是就是,你可不要连累我们啊!

慎宇哲冷眼看着眼前这些唯利是图的人,刚才还在一起围攻自己,现在又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攻击迟可凡。果然,只要自己能抓住一群人共同的利益,这些人就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自己身边,去围攻那个损害自己利益的人。眼前的迟可凡,显然就是损害众人利益的存在。

迟可凡被众人下了面子,不得已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好,车给你!说着把要是朝着慎宇哲的方向一扔,径自下山去了。

迟可凡不愿再去赵家那个晚宴,想回家取车出去兜兜风。刚到车库,却发现自家车库里的保时捷已经变成了一堆废铁。

这是怎么回事?管家!

少爷。管家瑟瑟发抖地走到迟可凡的面前。

我这个车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少爷,您回来之前,有一伙人说是您的车已经是他们的了。偏偏他们不喜欢做这种车,拿回去也没地方放,就只能砸了。

慎宇哲!是不是慎宇哲干的?!

这他们只说姓慎,没说叫什么。

一定是慎宇哲!欺人太甚!不过是一个穷小子,攀上了慎家,以为自己就了不得了。迟可凡气的青筋暴起,盛怒中的他突然想到了赵明妍那张冷漠却美艳的脸。

迟可凡掏出电话:刀疤,给我盯着赵家的赵明妍,查清楚她日常去的地方,盯紧一些。

挂掉电话,迟可凡开着另一辆车扬长而去。

川爵酒吧。

私密的包间里,迟可凡满坐在主位上,看着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一群莺莺燕燕不停地对着他献媚讨好,投怀送抱。迟可凡心情好极了。慎家如何,川岛别墅又如何?只要有地位,肯花钱,一样有人巴结自己。慎家不过是仗着生意做的大,钱赚得多。但是慎家多年隐世不出,早把商界的这点关系给断送了。爸爸早就教过他,商界混的是什么?不就是盘根错节的关系吗?有关系才有资源和生意,只有互相联合,家族才能走得长久。

迟少~~~娇媚的声音传来,迟可凡看了一眼,是个画着精致妆容的标准整容脸,迟少今天兴致不高啊~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不顺心?迟可凡伸手,一把搂住整容脸的腰,同时眼睛瞟了一眼其他人,其他的莺莺燕燕很识趣地自动离开了。很快,包间里就只剩下迟可凡和整容脸。

我不顺心,那得看你怎么才能让我顺心。

整容脸佯装羞涩,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她们这种夜店公主,最大的心愿就是找个有钱人保养自己。整容脸万万没想,自己居然有机会攀上迟家少爷,一定要把握这个机会,好好表现。整容脸刚要使出浑身解数,迟可凡那边的电话却响了

迟可凡的兴致被打断,怒火中生,他抓起电话没好气地喊道:谁啊!

可凡!你跟慎氏的合同到底都签了什么内容?为什么慎氏现在大张旗鼓地在收迟家所有的餐饮产业?

什么?所有的餐饮产业?迟可凡脑子一懵,ba爸不这不可能

不管你在哪,马上给我回来!

迟家。

迟可凡刚到迟家,就看到迟家家主,也就是他的父亲迟景重,一脸怒气地坐在沙发上。

迟可凡看父亲这脸色,知道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了。他轻着脚步走进来:爸,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干的好事还问我怎么了?

可凡啊~旁边的叔父一脸痛心疾首,都说你是我们迟家最有出息的孩子了,你父亲一直以你为我们迟家的骄傲,可你今天办的这件事,真是大错特错了。

叔父,你不用阴阳怪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还不知道?难道跟慎家签完合同,你都没有看内容吗?

合同迟可凡猛然想起,为什么签完合同之后,经理的脸上会露出那种微笑,还说了那么多奇怪的话。迟可凡手忙脚乱地打开合同,一则一则地看下去,知道看到那条赫然写在合同正文里的:

迟家商业(包括旁支家族),以后不得涉及餐饮领域。如有违规,则视为迟家自动退出四大家族。

迟家

不得涉及餐饮

自动退出四大家族

不不可能的爸,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呢

迟景重看着儿子惊慌失措的模样,又看了看旁边二房弟弟幸灾乐祸的嘴脸:签约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怎么教你的?你怎么连内容都不看清楚就签字呢?

迟可凡将签约的始末都说了一遍,迟景重敲了敲拐杖:原来是这样!竟然是这样!我之前还奇怪,慎家这么大的家族,为什么一定要指定你去签约。即便知道你是继承人,却也不符合规矩。这事,不只是你被慎家骗了,我们迟家都被慎家装进套里了!

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慎家是故意在我们签约之前就把餐厅的VIP卡换掉的。这样你就会被拦在门外。你又是个急脾气,天祺餐厅以前是你的产业,现在却连门都进不去,你的心绪必然会受到影响。接着,慎家只派出一个经理来跟你签约,又抛出慎家小少爷的事情来干扰你的视线。再加上慎家一直用我们商业大赛违规的证据来威胁,你这么凌乱的心思,哪里还能谨慎地看合同呢?

迟可凡彻底蒙了:慎家到底为什么要对我们费这么大的心思?

一边的迟家叔父迟景阳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是啊大哥,迟家除了商业大赛,还有没有惹到迟家?

迟景重向来看不上自己这个弟弟:有你什么事?迟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问我了?

哥,迟景阳撇了撇嘴,迟家见罪于慎氏,连累我们都不能再参加商业大赛。我们的孩子可不是什么家族继承人,全靠着商业大赛才有出头之日。如今可怎么好?

迟景重气不打一处来:迟家违规,难道你们就一点没沾吗?占便宜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害怕慎氏的话?

爸迟可凡定了定神,开口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餐饮虽不是迟家的核心产业,但如今全盘崩溃,也是有不少损失的,我们得赶紧想办法补救才是。慎氏我们惹不起,他若一直咬着我们不放怎么办?

迟景重脸上怒转凝重:慎氏既然大张旗鼓地收迟家的各大餐饮产业,就说明他不怕传出什么流言,说不定这份合同在商界已经传开了。慎氏掌握我们违规的证据,我们不能硬来。如今只能先将我们的餐饮产业全部转给慎氏,派人暗中调查一下,慎氏到底掌握了我们多少违规操作的证据。另外迟景重顿了顿,目光精明而犀利,调查一下慎家小少爷的事情。

爸的意思是迟可凡犹疑地说道。

慎家处事一贯执温和态度,对商界中的事情也多是甩手不管。这次一改常态雷厉风行,显然慎家做主的人是换了一个。我总觉得,迟家的这场风波,跟这个从未听说过得慎家小少爷有关。

逆袭狂婿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