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至强男人by甘十九精彩章节江楚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3 12:29:09    作者:甘十九    来源:qy

小说简介:江楚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江楚是《地球至强男人》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甘十九所编写的社会都市小说。小说精彩段落: 有请江神医!这可是本少御用的包间,是谁不开眼,竟然敢占用?一个青年搂着一个网红脸女子,下巴微微翘着,眼...

地球至强男人by甘十九精彩章节江楚小说全集

《地球至强男人》第6章 有请江神医!

这可是本少御用的包间,是谁不开眼,竟然敢占用?

一个青年搂着一个网红脸女子,下巴微微翘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王少!您来了?看到青年男子,服务员的脸上顿时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怎么回事?你不知道这是本少常来的包间吧?竟然敢给别人?是不是不想干了?王鹏飞盛气凌人的说道。

这个,王少,我也没办法啊,这不知道哪来的土鳖,拿着十万块现金装土豪,咱们毕竟开店做生意,不能得罪顾客不是?

服务员忙道,不过王少既然来了,他们肯定要让位,我这就将他们赶走。

说完,服务员转向江楚,脸上的笑容瞬间变成冷漠:先生小姐,请你们离开!

江楚见状,顿时有些不快:看王少的样子,应该没有预定,凡事都要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凭什么让我们走?

这服务员顿时哑口无言,因为这事他们确实不占理,不过很快,她就冷笑道:凭他是王少!

那是你家王少,不是我家王少。江楚微微摇头。

咯咯,看来有人不给王少面子呢。那网红脸女子见状顿时娇声说道。

王鹏飞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他脸色难看的盯着江楚。

先来后到?预定?我在我家吃饭,还需要预定?真他妈的好笑,土鳖,你怕是不知道本少是谁吧?王鹏飞冷笑连连。

不知道。江楚眉头一皱,淡淡的道。

告诉你,本少是王鹏飞,这家饭店就是我叔叔开的!

现在你给我谈先来后到?给我谈预定?看你们一身穷酸样,肯定不知道怎么运气好弄到了十万块,就来这里显摆?

告诉你们,还不够资格,赶紧滚!王鹏飞张狂无比的说道。

我今天还就不走了!江楚也终于生气了,他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拍,铿锵有力的说道,让你叔叔过来,我倒是要问问,他这生意还做不做!

用不着,这里我说了就算数,滚不滚?不滚的话,我让保安把你们扔出去!王鹏飞冷笑道。

要不,我们还是走吧,这些人咱们惹不起。萧鸢无奈的道。

咦?这里还有个大美人?

之前萧鸢侧坐的,王鹏飞一直没有看到她的脸,也没有放在心上。

而这一说话,王鹏飞顿时将注意力放到了她身上。

看到萧鸢娇美的容颜,王鹏飞眼前一亮:小子,你走就可以了,这位美人留下!

滚!江楚眼神瞬间冰冷起来,里面隐约有怒火闪烁。

萧鸢是他的逆鳞,谁也不能触碰,谁碰谁就要死!

你说什么?你让我滚?你确定自己是在和本少说话?

王鹏飞掏了掏耳朵,不可置信的道。

你没听错,我就是让你滚!江楚冷声道。

你这是找死!王鹏飞大怒,抓起旁边的一个木椅子,就往江楚的头上砸去。

小心!萧鸢看到这一幕,顿时脸色惨白。

江楚却是脸色不变,而且他的身体,好像被唤醒了某种记忆,面对这样的攻击,他夷然不惧。

就当椅子将要砸中江楚的时候,江楚猛然挥出了拳头。

小子,你以为自己是超人吧?用拳头砸椅子?

王鹏飞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讥讽,不过他的笑容还没有扩大,就僵硬在那里。

哗啦!

一声爆响,江楚的拳头直接将椅子洞穿,然后砸到了王鹏飞的胸口。

砰!

王鹏飞的身体顿时倒飞了出去,然后砸到了墙上,让整个房间都震动了一下。

他正个人都被打蒙了。

片刻之后,王鹏飞的口中才发出凄厉的惨叫,还有愤怒的吼声。

啊!疼死我了!王八蛋,你敢打我,我一定要弄死你!保安,保安都死哪了!

那服务员和网红脸女子早就吓傻了,听到王鹏飞的惨叫,连忙出去叫保安。

很快,外面呼啦啦的进来了一群拿着橡胶棍的保安,虎视眈眈的盯着江楚。

而为首之人,是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这人正是天府一品的老板王建国。

叔叔,你可要给我做主啊,我快要被人打死了!王鹏飞看到男子,顿时凄惨无比的哭喊道。

王建国扫了一眼屋内,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老板,是这样的那服务员连忙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年轻人,你动手打人,是不是有点过了?王建国脸上阴沉的看着江楚。

他这是咎由自取!江楚淡淡的道,你要替他出头?

王建国看了一眼那个被打穿的木椅,眼中闪过一抹凝重。

他知道这世界上是有一些奇人的,眼前这个年轻人怕就是。

这样的人物,恐怕不能随便得罪。

想到这里,王建国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挤出一抹笑容:抱歉先生,这件事是鹏飞的不对,我替他给你道歉!两位慢用,我们这就离开!

说完,王建国让人带着王鹏飞,离开了包间。

我们这就走了?出了包间,王鹏飞才反应过来,叔叔,你怎么能够认怂?以后传出去我们的面子往哪放啊?

住口!这个人我们惹不起,你少给我招惹他,以后再惹事,你就滚回老家去!王建国怒道,他对这个侄子的品行可是清楚的很。

就在这时,一个服务员突然跑了过来:王总不好了!

什么事情大呼小叫?王建国不满的道。

是楚家,楚家的人来了!看他们气势汹汹的样子,好像是来找麻烦的服务员气喘吁吁的道。

楚家?王建国脸色大变,慌忙就向门口跑去。

那里,正站着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这些人身上全都散发着凶厉的气息,让大堂里的人,全都心惊胆战。

那些吃饭的人,也全都都不敢说话,看着这些人闪过一抹畏惧。

原来是强哥,您过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迎接啊!王建国看到领头的男子,顿时露出了一抹笑容。

这强哥是楚家的保镖队长,虽然身份不高,但人家是楚家的人。

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就算王建国身为一个大老板,也要对阿强客气三分。

少废话,我问你,这里可有一个叫江楚的?阿强不耐烦的道。

江楚?好像有个王建国想了一下道,刚才那小子不是江楚吗?

他人在哪?楚总和楚少要见他!阿强直截了当的道。

什么?楚总点名道姓要见他?难道他是什么大人物?王建国顿时一惊,幸亏刚才没有对江楚动粗,不然麻烦就大了。

王建国不敢迟疑,连忙带着阿强等人,去了顶级包厢。

你就是江楚?阿强打量了一眼江楚,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是!江楚点头。

我们少爷要见你,跟我走一趟吧!阿强霸道的道。

你们少爷是谁?江楚疑惑的道。

楚开云楚少,你之前在医院见过!阿强道。

原来是他,看来他的脑癌犯了江楚顿时恍然,不过冷冷一笑道,他既然想见我,就让他过好了。

你说什么?你让楚少来见你?阿强顿时瞪大了眼睛。

王建国和王鹏飞也有点傻眼了,要是楚少肯见他们,他们两个早就屁颠屁颠的过去了,这小子还不愿意?

那可是楚家啊,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攀附呢!

怎么?有问题?江楚冷笑道。

楚少是什么身份,他愿意见你,是你的荣幸,不要不识抬举!阿强冷笑道。

这份荣幸,我可承担不起,如果没有其他事情,请你们离开,我还要吃饭!江楚说道。

好小子,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阿强狞笑一声,对身后几个保镖挥手道:抓住他!

你们一起上吧,免得浪费时间!江楚却是说道。

猖狂!阿强大怒,和那几人,全都向江楚冲去。

他们这些人,都是队伍退下来的,每一个都身手不凡,一打三四人根本不在话下。

再看看江楚,体型瘦弱,身无二两肌肉,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根本要被这些人虐成狗了。

王鹏飞在一旁,眼中满是幸灾乐祸:小子,让你还狂!

砰砰砰!

突然间,人影一闪,只见江楚的双脚,突然连环踢出,接着就是几声闷响。

阿强等人全都惨叫着躺倒在地!

整个过程,不过一秒!

卧槽,这小子是超人吗?

王鹏飞顿时愣住了,这也太能打了。

小子你给我等着!阿强知道不是对方的对手,连忙和几个手下灰溜溜的离开。

他们鼻青脸肿的来到医院,都不敢看楚开云的眼睛:少爷,我们失手了!

废物,真是废物!你们这么多人,竟然连一个人都抓不来?楚开云顿时大怒。

到底怎么回事?楚正中问道。

楚总,那小子是个练家子阿强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楚正中却是没有在意这些,他突然抓住了一个关键信息,连忙问道:他曾说,云儿是脑癌犯了?

是,是的阿强道。

楚正中和梁宽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看来江神医早已经看透了楚少的病情,梁宽也是惊叹不已。

他们用仪器查了很久才确定病灶和病情,江楚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了一切?

不愧为神医!

而楚正中也明白了这点,他眼中浮现出一抹希望,道:你们再去请,给我客气点!

楚总,我提个建议如何,这江神医应该是奇人,楚少的病,多半要落到他身上,这样的人物,不能得罪,只能交好!

那我亲自去请他!楚正中犹豫了一下,就抬脚往外走。

天府一品。

叔叔,这小子得罪了楚家,要不我们将他拿下,这样等楚家的人来了,我们说不定能够立上一功,这样就能够攀附楚家了!王鹏飞小声说道。

你说的倒也不错,不过这小子很诡异,想要抓住他,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王建国迟疑道。

虽然他对江楚有些忌惮,但是攀附楚家,这绝对是巨大的魅惑,足以让他铤而走险。

好汉架不住人多,双拳难敌四手,就算他厉害又怎么怎么样?挡不住咱们人多啊?王鹏飞继续蛊惑道。

他今日被江楚打了,可是奇耻大辱,这口气他根本咽不下,非要让江楚好看。

有道理,既然如此,我就去多找点人过来!王建国点头,然后开始打电话。

很快,外面就哗啦啦来了一群人,将这个包间重重围了起来,足有二三十人。

有了这么多人,王鹏飞顿时有了底气,他从手下手中拿过一根橡胶棍,对着包间喝道:小子,给我出来跪地求饶!本少饶你不死!

我就在这里,有本事你进来。江楚淡淡的说道。

你,你说让我进去我就进去?我的面子往哪放?王鹏飞被噎了一下,他可不敢进去。

他挥舞了一下橡胶棍,然后骂道:他妈的赶紧给我出来,不然等会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你说什么?包间的门,突然被打开,江楚目光冰冷的看着他。

我,我,你管说什么!王鹏飞顿时心虚无比,说话都结巴起来。

看来刚才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江楚冷冷一笑,就向王鹏飞走去。

上,上,都给我上!王鹏飞大声叫道,谁个将他拿下,奖励一万块!

那些保安闻言,全都怒吼着向江楚冲去,此时江楚在他们眼中就是金钱符号!

江楚夷然不惧,竟然出动出击,这一下,顿时如虎入羊群。

他的动作行云流水,自然无比,好像这不是打架,而是一场艺术表演。

不过随着他每一次出手,都有一个保安被撂倒在地。

很快,所有人全都躺了下来。

场中站着的,唯有江楚一人!

你,你别过来!王鹏飞几乎吓傻了,这还是人吗?

这二三十人,竟然都没有碰到江楚的衣角!

papa啪!

江楚冷冷一笑,几巴掌就扇了过去,直接将王鹏飞打成了猪头:别再来惹我,不然送你医院七日游!

说完,江楚重新回到包间。

不过此时,他有些无奈,只是吃个饭,没想到这么多事。

江少,我们知道错了,不过你得罪了楚家,还是赶紧走吧,要不然楚总怪罪下来,我可吃最不起啊,你就行行好吧。王建国在外面劝道,他见来硬的不成就装起了可怜。

等我们吃饭完再说!江楚淡淡的道。

钱我不要了,您去别的地方吃吧!王建国几乎要哭了。

一事不烦二主,我就在这吃。江楚说道,有什么事情,我担着!

这王建国哭丧着脸,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江神医可还在里面?就在这时,一道略带威严的声音响起,然后楚正中大步走了过来。

《地球至强男人》第7章 有什么事等我吃饭完再说

楚总!

看到来人,王建国顿时大惊:那小子就在里面,是他非要在这里吃饭的啊,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你看我侄子都被他打了!

没等楚正中说什么,王建国就慌忙撇清关系,显然,他认为楚正中是来找麻烦的。

是啊楚总,你看我这脸,都被打肿了!您可要为我做主啊!王鹏飞也现身说法,伸着脸证明自己的无辜。

楚正中哪有功夫理他们?

他走到包间门前,轻轻敲了几下,然后客气的道:江神医您好,我是楚正中,想见您一面,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看到这一幕,王建国叔侄顿时震撼无比:什么情况?楚总不是来找麻烦的吗?

有什么事情,等我吃完饭再说!江楚有些不耐的道。

是是是,那我就在这里等着。楚正中没有任何不快,依旧客气无比。

说完,他真的就站到了门口,双手交叉放于小腹,和侍者一般。

卧槽?不是吧?

我眼花了?楚总怎么可能对那小子如此客气?

王鹏飞则是彻底傻眼了。

这可是楚家的家主,楚正中!

楚家可是天中市有名的大家族,旗下资产十几亿,他跺一跺脚,无数人都要吓的抖三抖。

不知道多少人巴结楚家,巴结楚正中,现在他竟然向一个服务生般,在外面恭候江楚?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自己在做梦?或者这楚正中是假的?

王鹏飞看了一眼旁边的王建国,见他也是长大了嘴巴,满脸不可置信。

不过两人也不敢说什么,只好战战兢兢的陪楚正中在那里等着。

又等了十几分钟,里面终于传出了江楚的声音:进来吧。

楚正中顿时大喜,推门进入包间当中,恭敬的对江楚道:江神医!请你救救我的儿子!

救他?我为什么救他?江楚淡淡的问道,治好了他,好让他弄死我吗?

江神医,犬子行为傲慢,性子乖张,都怪我管教不严!

子不教父之过,一切都是我的错,您要打要罚,我楚正中一力承担!请您饶过我儿子,他还年轻。

而且而且他本性不坏,也没有做过穷凶恶极的事情,请您给他一次机会,救他一命!

楚正中言辞恳切,脸上满是哀求之色。

楚正中身居高位,还从没求过人,但是为了儿子,他不得不拉下老脸,弯下脊梁。

看到这一幕,江楚不禁浑身一震。

他自小就是孤儿,从没有感受到过这样的父爱。

虽然后来养父母对他不错,但是终究差了点什么。

可怜天下父母心如果我有父亲,他应该也会如此吧!

想到这里,江楚不禁心中一软。

这时,萧鸢的眼中也露出了不忍之色,她抓着江楚的手,轻声道:小楚,要是你可以帮忙,就帮他一把吧。

江楚微微点头,帮忙可以,不过要收点利息。

于是江楚说道:要我出手也可以,就看你能不能付出相应的代价!

代价?楚正中闻言顿时大喜,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他连忙说道:只要江神医您愿意出手,我愿意将旗下的三家公司转让给您!

三家公司吗?江楚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就跟你去看看吧。

不过临走的时候,江楚打算去和安月溪打个招呼。

刚走到门口,江楚就看到一个服务生端着果盘,正往那间包间走去。

本来江楚也没有在意,不过突然间,他目光一冷,几步走到服务生的身边,揽着他的肩膀道:兄弟,借一步说话!

这位先生,我还有工作要做!服务生身体一僵,然后挤出一抹笑容说道。

什么工作?杀人还是绑架?江楚冷冷一笑,强行将服务生拉到了楼梯间。

先生真会开玩笑服务生尴尬的笑道。

谁派你来的?江楚直接打断,冷冷的逼视着对方。

服务生见状,顿时明白对方真的识破了自己,猛然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目露凶光的威胁道:小子,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不然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那你就试试!

找死!

服务生大怒,挥舞着匕首,就往江楚的胸口刺去。

江楚面色不变,右手缓缓抬起。

看似动作缓慢,却是后发先至,宛如灵蛇一般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微微用力一拧,顿时将匕首抢下。

空手入白刃!

不好!遇到高手了!

服务生脸色大变,知道事不可为,转身就要跑。

江楚一脚踢中对方的腿弯,服务生只觉得腿弯一麻,顿时摔倒在地。

说吧,不要让我动用手段!江楚踩着服务生的胸口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拿钱办事

江楚问了半天,也没有问出什么。

不过他现在五感敏锐,知道对方没有说谎,所以也就放弃了。

他本来想要进入提醒安月溪一声,不过这事情没有什么眉目,再加上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身上的变化,所以就放弃了。

想了一下,江楚叫来了王建国。

这人图谋不轨,等会你把他交给巡查人员。

另外我老婆在603包间,你注意一下,要是她有三长两短,我拆了你和你这家饭店!

是是是!王建国哪还敢说半个不字,小鸡啄米般点头不已。

江楚转身就往外走,不过走了几步,他又停下来。

刚才的事情,我不希望我老婆知道,也不要告诉她是我出手。

王建国虽然疑惑这对怪异的夫妻,不过也不敢多问,全都点头答应。

然后,王建国亲自在附近盯着,甚至让人封锁了这一层,从而确保安月溪的安全。

安月溪和夏云锦吃完饭,正要付账,王建国连忙跑了过去,一脸笑容的道:安女士,这顿饭你不用付账,我请了。

你请?我们认识?安月溪疑惑的道。

这个王建国愣了一下,不过他急中生智,说道,在一次商业聚会上,我曾见过安总,崇拜不已

你该不会对月溪有什么企图吧?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龄了!夏云锦冷笑道。

不不不!不是!夏小姐千万不要开玩笑!王建国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额头上甚至冒出了冷汗。

江楚在他心中已经留下了深刻的阴影,要是让这位大爷知道自己对人家老婆有什么企图,王建国顿时不寒而栗

我只是想要和安女士交个朋友,对,交个朋友,绝对没有其他任何企图!王建国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差点就要用发誓来表忠心。

不用了!安月溪摇头。

这王建国表现的非常古怪,而且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自然不想和对方多有接触。

不过王建国说什么都不敢收钱,最后安月溪和夏云锦只好无奈的离开了酒店。

奇怪,看这家伙的样子,好像真的不是对你有什么企图夏云锦疑惑的道。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呢。安月溪没好气的道。

我只是奇怪,看他的样子,好像对你很是惧怕,想要讨好你的感觉

夏云锦分析道,按说他的身份地位,不比你差,钱也不比你家少,根本用不着讨好你,除非你认识什么让他畏惧的大人物!

大人物?我要是什么认识大人物,现在也不用发愁了,也不用让你为难了。安月溪苦笑道。

也是啊这件事还真是古怪夏云锦皱眉思索,不过想破脑袋,也想不清楚原因。

算了,不想了。夏云锦摇了摇头道,公司的事情你放心,我会尽量说服我爸,让他出资帮你。

谢谢。安月溪真心的说道。

咱们是好姐妹,说这个干吗?夏云锦摇头道。

嗯。安月溪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她扭头看着车窗外流逝的光景,不知道为何,脑海里面突然闪现出江楚的身影。

他也在这酒店当中,莫非先前的事情,和他有关?

不过旋即,她就否定了这个念头:他只是一个赘婿,要是他真有这么大的本事,也不会入赘了

地球至强男人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