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隐婚by一世为尊精彩章节洛奕辰苏欣锦小说全集

时间:2020-05-23 12:47:19    作者:一世为尊    来源:qy

小说简介:洛奕辰苏欣锦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洛奕辰苏欣锦是《择日隐婚》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世为尊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逼迫什么时候的事?一年前了,不过只要等到公司一上市,到时候圈一笔钱回来立马就能还上...

择日隐婚by一世为尊精彩章节洛奕辰苏欣锦小说全集

《择日隐婚》第6章逼迫

什么时候的事?

一年前了,不过只要等到公司一上市,到时候圈一笔钱回来立马就能还上。

那我还有什么能够帮你的?!

现在公司还缺一笔钱,但是能够贷款的地方我都已经找遍了,现在只不过就差几千万而已,只要等到公司一上市,就能变成几十倍的回来,到时候

你究竟想让我怎么帮你?!

看到他依旧在那边滔滔不绝的给我灌输未来,我直截了当的又问了一次。

有人倒是愿意出这笔钱,但是却开出了条件。明成似乎有点不敢直视我。

看到他异样的神情,我立马就明白肯定不是什么好条件。

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

洛氏愿意给集团一笔无息贷款,我想要你替我去签这个合同。

就签个合同那么简单?我可不相信,叫我回来就是光叫我去签个合同。

之后洛少会亲自出面,我希望你能好好招待他一下。

听到这里,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努力想要使自己平静下来。

你你想要我怎么招待他?!

酒店我已经订好了,本市最高规格的五星级说到这里,明成犹豫了一下,然后伸手拿出了一个卡片,这是房卡。

看着递过来的手,我颤抖着双手,指尖碰到那房卡的时候,顿时感觉一震。

猛的一把抓过,直接朝着对方的脸上就丢了过去。

陆明成!你这个禽兽,我从嫁到你家开始,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现在你竟然还要把我送给别人,你还是人吗?!

把我找回来就是为了这样羞辱我,亏我还以为对方想要跟我示好,我真是太傻太天真了。

欣锦!我知道我错,只要你愿意帮我,这一次我把上班的阿莲给赶走以后,保证再也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我也会让我妈好好的待你!

明成说这话的时候十分快,没有丝毫的犹豫,像是早就提前练好的。

把我的房子还给我,离婚!

说完之后,我感到无比畅快,转身甩门就要出去,可却被对方给拦了下来。

苏欣锦,你知不知道你姐姐重病,没钱交医药费就快要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大吃一惊,转念一想,冷哼一声,哼,我苏家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大家,但是这点医药费怎么可能会交不起?

我爸爸好歹在这个市里面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医药费再贵又能贵到哪里去?

忘了跟你说了,你爸爸就因为前段时间企业维持不下去跑路了,现在你们家的公司已经是负资产,若是再不治疗的话,医生说顶多一个月!

陆明成说完之后,又从裤子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医疗本,打开其中一页,便塞给了我。

借着灯光,看着上面所写,但字迹潦草,却能够辨认的出来,我姐姐确实得了重病。

从小我就是单亲家庭,姐姐一直照顾我的衣食起居,但是之后爸爸跟我断绝了关系,姐姐也还是经常跟我联系。

这段时间我才想起,已经好久时间没有联系对方,原来姐姐竟然生了重病,我还真是一个不称职的妹妹。

看到医疗本上面所写的医院,我赶紧朝着门口跑了,可跑了几步之后却又停了下来。

现在这种时候就算我去又有什么用?

强忍着怒意转头回去,此时的陆明成正靠在门框上看着我,完全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给我钱!

现在公司正在上市,我也没什么钱,要么你听我的建议去招待洛少,集团的危机能化解,到时候别说是你姐姐的治病钱了,就算再多给你一些也不是问题。

把我的房子还给我!

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房子已经拿去抵押了,现在拿什么给你?!他再次不耐烦了起来。

此时的我,从没感觉到如此无助。

父亲失踪,姐姐重病,而老公更是想要把我拱手推给其他男人。

明成,我求求你了,能不能先借我一点钱,让我先把我妹妹治好再说,那以后我出去打工也会还给你的。我只能开始哀求,哀求对于方念在我们夫妻一场能给我一些钱先应急。

我跟你说了,我现在也是自身难保,如果洛氏的资金不到位,我就直接破产了。

此时的我欲哭无泪,双腿一软,便扶着门框坐在了地上。

正好这个时候婆婆突然从台阶走了出来,赶紧就跑到了明成的面前。

已经那么紧急了吗?你怎么不跟妈说?!听见自己儿子说就快破产,婆婆自然是焦急的很。

妈,还没到那份上,只要欣锦肯帮我,到时候便能十倍百倍的赚回来。

苏欣锦,现在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可是到你帮忙的时候了。婆婆二话没说,就对着此时无力的我教训起来。

你知道你儿子想要我帮什么忙吗?!抬头看着面前的婆婆,怒目而视,此时的我,除了无助之外,剩下的便只有无尽的愤怒。

难道我儿子让你去死啦?!

他要把我送到别的男人!我朝着对方吼了起来。

什么?!听见我那么说,婆婆这才反应了过来,惊讶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儿子,见对方点头承认之后,犹豫了一下,欣锦,就算这样,那也是我们一家人的事情,你就当帮帮我们全家了,我们也会念你这个好。

滚!!

我扯着嗓子怒吼,这是我第一次冲我婆婆发那么大的脾气。

你见我这样,婆婆又要开始教训我,却被身边的陆明成给拦了下来。

妈!他摇了摇头,示意要委婉。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婆婆这才又堆上了笑脸。

欣锦,我答应你,只要你这次帮了我们,我不再逼你要孩子了,也不会让明成去跟别人生孩子!

相比面前的利益来说,其他事情就显得不重要了。

你自己考虑一下吧,不单是为了这个家,也是为了你姐姐。

说完之后,陆明成拉着他妈就走了。

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走廊里面,想哭哭不出来,想喊喊不动,这一刻我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剧烈的思想斗争不断在脑海中你推我赶,想过要自杀,可却放不下我姐姐。

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这一坐便是一夜,起身的时候腿脚已经麻了,而且喉咙也有些痛。

不知道是不是当时的我生病,最后我竟然选择了接受。

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楼下,他们一家三口正围在桌前吃饭。

欣锦,刚好吃早饭了,我正想去叫你呢!今天的婆婆对我格外殷勤。

走过来把我扶下了楼梯,又为我把椅子搬正,碗筷什么的都已经准备好了,一碗浓粥,更是亲自端到我的面前。

让我怀疑不是我病了,而是对方脑子烧坏了。

喝了一口粥,经过喉咙的时候隐隐作痛,看样子怕是发炎了。

我吃饭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都盯着我。

怎么样,欣锦,考虑好了吗?还没等我把粥喝完,婆婆就迫不及待的询问了起来。

我看了她一眼,却不做声。

就在婆婆还打算追问的时候,公公却伸手拦住了他,然后把他还有阿莲给带了出去。

只留下了我和陆明成,看样子是想给我一些私人的空间,以至于不会那么尴尬。

又给自己盛了一碗粥,这两天我可是什么都没吃,虽然没有看对方,但是我却能感觉到陆明成眼神中的急切。

这样不紧不慢的,直到填饱肚子,我这才把背靠在了椅子上。

你说的事情我接受了,什么时候去?

太好了,谢谢你了欣锦!就今天,今天晚上!

但是我也有我的条件。除了冷漠,我没有其他的表情,现在的我只想治好姐姐的病。

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

现在就去医院,把我妹妹的钱给交上,等我回来之后,我不想看见阿莲还在。

好,你说的我都照办。

没想到之前还在说没钱的,他现在竟然又有钱了,这是何等的讽刺。

我站起身,朝着楼上走了去,应选择了接受,那我便要把自己打扮的最漂亮,让陆明成后悔把我送出去。

这段婚姻也就这样了,回来之后便离婚吧。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回到房间中冲了个澡,挑选好衣服,花了不少时间,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

此时镜中的我比结婚的时候还要漂亮,眼眶一红,我就赶紧拿起纸巾,把上面的泪痕给擦去,免得脏了我花了那么久的妆。

从房间出来的时候,陆明成已经等在了门口,看见我的时候也是被我面前的样子给惊呆了。

我看你准备的倒是挺充分啊!他的话里面有些酸。

守了两年的活寡,好不容易把自己送出去了,那自然得好好倒持倒持。

我的话语中满是对他的不屑,而往往男人最忍不了的就是那方面的嘲讽。

陆明成想要继续,可是看到我的眼神之后,却仿佛一个泄败的loser(失败者)。

滚吧!他靠在墙上,竭尽所能的喊出了一句。

慢慢从起身,正了正衣服,我却不紧不慢的从他面前走过去。

来到门口,已经有辆车在等着了,看上去有些熟悉,不过我却被没有在意,能住在这种地方的,一般家境也都殷实,开的也都是豪车,可能是什么时候见过,我给忘了吧。

司机带着白手套,看见我走过来后赶紧上前给我开了门。

站在车门前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房子,这一刻,我竟然还痴心妄想的认为他会来追我。

我给了他十秒钟,左脚踏上车,这一刻起,我已下定决心和陆家决裂。

走吧。

好的,苏小姐。

嗯?

这司机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我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这不正是昨天晚上那个男人的司机吗?!

洛少?

原来就是他!!

《择日隐婚》第7章沦陷

车子缓缓前行,街口霓虹初上。

闪烁的五彩斑斓,像是为我送行。

我不时看看后视镜,却发现司机似乎也在观察我。

从他的眼神之中,能看出他对我的怜悯,看样子,那个什么洛少似乎很信任他。

我美吗?

不知为何,我鬼使神差的问出你这一句。

啊?!司机明显被我的话给吓了一跳。

他知道我是去干嘛的,怎么也没想到我会问这个。

你们少爷结婚了吗?

车内尴尬的气氛迫使我又换了一个比较平淡的问题。

没有。对方的回答有些机械,怜悯神眼没了,转而是对我的不屑。

是啊,像我这种有夫之妇被送出去给其他男人享用,如果换做别人,也应该是如此不屑吧。

我没再说话,翻到是回想起了那个男人的模样。

虽然冷,不过那般俊俏的样子,我我应该也不算亏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十分钟,亦或者半小时,一路上的臆想让我忘记了时间。

车子停下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一家酒店的门口。

虽然还没看清酒店的样子,不过从门童那优雅的动作,还有那露出八颗牙的笑容,便能判断这里并不便宜。

来的时候,我什么都没带,因为我知道今天过来是需要我留下一些东西。

右手心的房卡已经被我攥的濕漉漉,门童正准备引我进去,可是看着面前的旋转门,我犹豫了。

望了一眼身后,司机已经开车走了,只要我愿意,现在就能回去。

在门童诧异的目光下,我犹豫了良久,终于还是踏出了那一步。

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麻烦带我去这房间。

我把房卡递了过去,对方正准备伸手接,可是却突然愣住了,赶紧又把手给缩了回去。

请您跟我来!

他的眼神明显又敬畏了不少,难道这卡有什么不一样?

带着疑惑,我跟着对方一路辗转,终于在转了一次电梯后到达了目的地。

看着面前的一切,我惊呆了,也明白对方看见刚才那房卡的时候为什么会惊讶了。

我被带到了顶层,这里只有一个房间。

从电梯出来后,门童并没有跟上。

这间房间似乎全是玻璃,能清楚的眺望周围的景色,看得我有些失神。

愣愣的走过去通道,游泳池、休息室、娱乐厅,虽然只是一个房间,不过这里却算得上是奢华了。

一路走进来,这房间越来越窄,似乎是一个三角形,走到最里面的时候,便只有一张床了。

盯着这张床,我的脸不由红了起来。

哗---

身后突然传来了水声,吓得我赶紧转头看去,面前一个男人从水中冒了出来。

这一刻我的脑海空了,没想到这男人竟然什么都没穿!

对方越走越近,一路过来水珠也是落了一地。

这家伙难道都不打算培养一下感情吗?!

我害羞的赶紧把头侧到了一旁,往后退了去。

可惜的是,这已经是最里面了,我根本就退无可退。

不看他,可是脑海中却被他走路的声音搅和的越发乱了,这节奏他是在给我暗示?

走路的声音虽然戛然而止,但是我却清楚的听见了对方拿浴巾擦拭身子的细微声响。

吃过饭了吗?

我想过许多开头,哪怕是我们俩一句话不说,直接开始,完事,然后我走,再也不见。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问我吃饭没。

没我吃过了!我原本想说没吃,可是又担心这變態会说出什么,赶紧改了口。

吃过便好,要不然我可怕你坚持不了一晚上,到时候若是虚脱了,我可不管你。

一,一晚上?

这家伙还真是个變態?还是他在吹牛?

我虽然未经人事,可却也知道一般男人怎么可能会坚持的了一晚上。

没事,到时候休息休息就好了。事情到了这一步,我翻到没那么害怕了。

休息?你想多了,就算你虚脱我也不会停的。

对方轻笑一声,这话跟他的模样可是极为不称。

那个你能先把衣服穿上吗?

我抬着头侧了过去,慢慢移下来,想着只看他的上半身好了。

可就在这时候,他已经到了我的跟前。

完全没想到他竟然会如此猴急,原本才刚缓和一些的心情顿时被他给打乱了。

双手不断从他的身前自上而下想要推开,可是不管我按哪里,对方都是纹丝不动,而我却把他的身材探了个遍。

紧实的胸膛,整齐的腹肌,分明的人鱼线。

这让我不禁怀疑对方是富二代还是健身教练。

就在我把注意力放在嘴巴的时候,却发现小肚子有些疼,这家伙拿膝盖推我干嘛!

突然想起之前新闻上看过,有个小姑娘被人弃尸,浑身各种伤,之后调查才发现是一些富豪的變態恶行所为。

我不会也遇到一样的事情吧?!

就在这时候,他的双唇终于离开了,我大口的喘息着,却发现对方正一脸邪惡的魅力的看着我。

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会那么急,看来是陆明成那家伙还真是没用啊。。

挣扎着想要从对方手上逃走,可他的双手就像是两把钳子,死死钳住了我的双肩。

放放开我!!

没想到我的话真管用了,这家伙竟然正松开了,我赶紧朝着来时候的路跑了回去,回头看了一眼对方,却发现他并没有追上来。

跑到了电梯口,赶紧按下去,好在这电梯并没其他人用,上来的很快。

门开之后,我赶紧逃了上去。

电梯往下走了几层之后,我却犹豫了,姐姐的面庞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不到一分钟。

电梯门开之后,我走了出去。

游泳池、休息室、娱乐厅没错,我又回来了。

望着坐在地板上依旧没有动的男人,他的眼神依旧冰冷,似乎早就知道回我回来,他毫不顾忌的伸手先开了地板上的软被,伸手在地板上拍了拍。

虽然依旧不情愿,可此时的我已经别无选择。

微微低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能,能温柔点吗?

你认为现在的你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对方丝毫不顾及,依旧跟刚才一样。

轻微的挣扎过后,我还是放弃了抵抗,既然抵抗无效,还不如好好的享受这一切。

虽然面前的男人有些粗暴,不过至少他长得还算不错。

刺啦---

我听见了衣裙撕裂的声响。

这时候我有些慌了,这衣服坏了,明天我可怎么回去?

羞涩的我不知道该用手去遮掩那一部分,看了一眼外面,我赶紧钻进了被子中。

放心吧,外面看不见的。

男人说着从床头拿起了一个遥控器,按下上面的开关之后,原本这透明的玻璃竟然变成了镜子。

我能清楚的镜子里面看见对方的后背,还有我那张羞涩的脸。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有这种癖好。

赶紧躺下,我不想看到这整个过程,可我绝望了,头顶的玻璃竟然也变成了镜子。

你,你能不能把这些镜子换了。

不行!我要让你记住今天的贱样。男人的辱骂让我气愤,却又兴奋。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反抗着。

为什么?哼!

一个放弃婚约的人,你认为有资格问我吗?

听到这话之后,我愣住了。

面前的男人姓洛,而之前爸爸给我决定好的婚约,我才想起来,对方似乎也姓洛!

你是

洛奕辰!

他就是洛奕辰!!

我已经反应过来了,可是对方却不等我说完。

怎么也没想到面前这个男人竟然就是当初的婚约对象,想起爸爸之前说洛家受辱什么的,我已经能肯定这家伙就是来报复我的。

不得不说,他的报复确实很有效,今天之后,陆太太将不复存在。

屈辱的眼泪落下,不过这个男人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还以为洛奕辰还要继续,不过他却停了下来,我眯着眼睛看去,他低头看看,脸上满是惊异。

你你还是?

择日隐婚小说
猜你喜欢